档案系列解说,抗战期间福建唯一华侨进出国通

“迳启者:查海龙电船前奉准川驶石美至鼓屿,专载华侨进出国,自一月一日起航,迄今数月。在当地军政各官署热诚维护下,华侨进出国诚称便利。目前已成为闽南闽西各属华侨进出国唯一公开路线。兹承该电船船务公司寄来一、二、三、四月分华侨进出国统计表乙份,除依案呈报外,相应抄录一份送请贵报查照刊载发表,为荷。”

细读保存于龙海市档案馆的这则“启事”稿,感觉它就是后来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于同年4月1日印发的《侨友出国应办手续通知书》的初稿了,基本上把如何顺着这一通道来往于家乡与侨居地都讲清楚了。

第一篇:1939年8月申办石美--鼓浪屿华侨进出国通道的首份文件

1940年1月2日公会呈文稿

海龙电船通航前,不少限于居留证限期问题急需赶回南洋的华侨,不惜冒着生命危险,拿着通行证去趁搭小船“偷渡”至鼓浪屿。但也有不少人即便获得通行证,仍然徘徊在海澄、海沧、石美码头上,他们知道手中的通行证只能保证登上走私小船前的路程安全,上船后至鼓浪屿的海面上则一切听天由命了。有不少人犹豫了很长时间,结果公会的努力让他们终于等到海龙电船的通航,等到了一条安全航道的开辟。譬如龙溪望加锡归侨汤忠生,他于1月10日赶到公会,请公会呈文申请换发通行证时说:“窃忠生前仝汤春水、汤树金以拟重返望加锡,经呈蒙陆军七十五师师司令部核准发给通行证。惟当承领通行证之时,适因码鼓交通船仅限运货,不准载客。而汤春水、汤树金两名,以居留证迫限关系,专雇小船出鼓,忠生因年轻,不敢冒险,故中止同行。近闻华侨出洋专用电船由石美运赴鼓屿,行旅便利,敢请钧会呈转七十五师师部准予换发通行证,实感公便。”汤忠生因年轻胆小,不敢冒险,结果等到了安全登上鼓浪屿转轮放洋的机会。

“迳启者:本会前以侨胞无法进出国,与鼓屿各轮船公司接洽,雇派海龙电船川驶鼓屿与石美间,每日往返一次,专载侨胞进出国。经呈蒙军政主管官署核准发给通行证通行在案。惟出国手续,各县侨胞多未熟悉,兹特开列如左:须先向各该县政府领取省政府华侨出国证明书。将此领出国证明书连同在洋证明文件如护照或登记证或大字等及相片等件,托由各地华侨公会或本会呈请驻漳师部发给通行证。到石美搭电船去鼓转轮放洋,须向石美船务公司购买出洋透票。本会为招待侨胞进出国,在石美办事处附设侨友旅社。各地侨胞如因领取通行证须经时日,未便来漳久候,可先将上列出国证明书等件并开具通讯处,送交本会代领,俟领后函达再行来石美搭船。特此通知,希各查照,此启。”

杨 强

第四篇:1939年12月5日郑太奇草拟海龙电船启航启事

郑太奇所掌握的进出国人数统计数字来源于船务公司。据函件稿所附的统计表载录,就在这四个月中经由石美海龙电船登上鼓浪屿外轮出国的有二百七十六人,附带眷属妇十九人,孺四十三人。出国者有南安、安溪、惠安、同安、晋江、德化、永春、龙溪、海澄、漳浦、平和、诏安、云霄、东山、长泰、华安、龙岩、漳平、永定等籍归侨侨眷。而由这一通道回国的有八百二十三人,附带眷属妇二十九人,孺八十九人。其间有南安、晋江、同安、安溪、惠安、永春、德化、金门、龙溪、海澄、漳浦、云霄、诏安、长泰、南靖、平和、华安、永定、龙岩等籍归侨侨眷。

第六篇:1940年1月公会在《泉州日报》刊登进出国通道开通启事

抗战爆发后,我国沿海地区进出国口岸基本上都被日本侵略者封锁了。1939年底,福建漳州“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却在日军占据厦门,封锁九龙江出海口的状况下,建立了经由龙溪石美至鼓浪屿专载华侨及华侨银信进出国的通道。您想知道这一沿海唯一华侨进出国通道是如何建立并如何运作吗?龙海市档案馆馆藏档案史料将为您揭示这80年前华侨先民努力维护生存利益的真相。

展开剩余65%

郑太奇一时兴起,一手行草小楷把这函件稿写得有点难辨,勉强辑录整理如下:

1940年1月,石美至鼓浪屿航道开通了。1月28日,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常务理事郑太奇草拟致《泉州日报》总编的信函,他要在该报纸上刊登石美至鼓浪屿航道开通的消息,将公会的利侨服务范围扩大到整个闽南以及更广区域。

上列档案文件是民国福建漳州“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常务理事郑太奇于1939年8月10日草拟的一式三份呈文稿,准备呈交当时驻守在漳州抗日前线的国民军陆军第七十五师师长韩文英、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及漳州党政军联合办事处长官等人,呈请准予建立一条专供华侨及华侨银信进出国的通道,以解决在日本侵略者占领厦门,封锁九龙江出海口而给沿海华侨进出国带来的海路阻绝的难题。

图片 1

此函稿将缮写并附送有关统计表,分别寄给《闽南日报》、《泉州日报》、《闽西日报》等各报总编辑。函稿中可见“在当地军政各官署热诚维护下”字句是补入的,郑太奇想到申办过程上下周旋的辛苦,也想到确实得到“当地军政各官署”的认可才有这一通道出现,因此他还是得为他们讲句公道话。其后,他将“所有漳泉两属”的字眼划掉,改为“闽南闽西各属华侨”,将使用这通道的华侨籍隶范围扩大。这也没错,泉属、漳属及闽西一带的华侨都涌到石美来了。再其后,在“华侨进出国唯一路线”的文句中,他又加入“公开”两字,这么一句“闽南闽西各属华侨进出国唯一公开路线”读起来似乎更通顺一些,更可以读出郑太奇内心的自豪感,也可以让读到这一报道的海外华侨及国内归侨侨眷对这一通道充满信心。

杨 强

1939年开年后,日军为了满足自己的军需,允许漳州载货船只入厦,却不许载人,归侨仍然无法登上鼓浪屿乘外轮出洋。限于无奈,许多急于出洋照顾商业的华侨只好雇用小船偷渡鼓浪屿。结果可想而知,绝大部分惨死在日军的枪口下。当时的报纸连篇累牍报道,其状惨不忍闻。就是在这期间,郑太奇也曾经手办理了许多归侨、侨眷申请出国通行证的手续。但是,经他之手拿到通行证的归侨、侨眷最后的去向,他都无法确定。

“案查职会前呈奉钧部核准发给海龙电船通行证,当经转给之後,讵该电船在鼓浪屿因厦门敌寇强勒各华侨客栈迁往厦门营业,并不许直接由鼓浪屿上下各埠侨客,各客栈同业联合各轮船公司群起反抗,力向交涉。该电船亦受影响,未能即行启航,延至本廿八日交涉就绪,方得驶来石美,开始航行。惟该电船前领钧部之通行证,至本一月二日,有效期已届,经该电船将该通行证缴送到会请为换领。理合沥情由具文呈转恳乞钧长察核,准予换给该海龙电船通行证,实为公便。”

公会常务理事郑太奇是在5月30日拟稿,隔日向各报社发出笺函并附上这一统计表。这一次,他很高兴地为各报免费提供了独家新闻,而且是闽西南侨乡尤为重视的华侨新闻,所以他不用像上回在《泉州日报》登启事那样花上国币10元了。想想也是,这些报社的总编们要是多个心眼,应该给他颁发一纸特约记者证,或者更为慎重的是为其开辟一个专栏,郑太奇下笔,将会把一幕幕归侨侨眷为生存而挣扎的场景活生生地展现出来,那一些在海路上冒着风险出去归来的华侨们的经历及心思,没有人比郑太奇知道得更多,更真切。

这件档案让我们感觉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不只为漳属华侨做事,甚至闽南、全闽的归侨侨眷都能受益于她。粗略地翻阅一下档案馆里其他的案卷,就看到1940年最初的好几个月间,郑太奇签署并亲手帮助侨胞拟定呈请当时驻漳七十五师师部批出通行证的申请书,有时一天达七、八份,那些要申请书的侨胞很多是来自永定、晋江、南安、安溪、永春等地。当他们到达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时,手中可能还拿着刊登启事的《泉州日报》。读着这一档案,仔细对比不同时日档案图片中郑太奇的签名,似乎是越来越老练了。如果你有兴趣,也继续追着慢慢地读后续的短文,还可以知道更多蕴藏在郑太奇笔尖下的民国九龙江出海口两岸甚至更广区域间进出国华侨那“档”事儿。

郑太奇也是归侨,他理解海外华侨与家乡那种割不断的关系,深谙侨眷对海外亲人深深的眷念之情。身为华侨公会的常务理事,为华侨在海外艰难经营着想,急归侨侨眷之所急,解决进出国通道之事成为搁在他心头上的大石头。1939年7、8月间,公会内部议决,派代表冒险登上鼓浪屿,与外轮公司、银信局、客栈业等协商如何帮助那些海外归来的游子,帮助家乡那些翘首凝望着大海远处的妇孺们。最终,照郑太奇草稿所记,8月9日“代表返会报告:已商得在鼓和丰、渣华等轮船公司及和丰等银信局允派电船一艘,川驶鼓屿与海沧间,专载领有回国或出国主管官署证明文件之华侨及华侨之银信,不兼运载其他人货,并已请准驻鼓英国等领事给照证明,函咨有关系各国共同保护等语。”

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常务理事郑太奇于1939年12月1日草拟的海龙电船获准通航的通告宣称“海龙电船自本十二月六日起,川驶石美至鼓屿间,每日随潮水涨汐时间往返一次。”但是,紧接着郑太奇又于5日拟定了一则公会的启事,改称“海龙电船川驶鼓屿至石美,专载华侨及华侨银信进出口,不兼运其他人货,并经利侨船务公司造具航行时间表(每日随潮水往返一次)、启航日期送请本会呈奉陆军七十五师师部核准备案,并发给海龙电船通行证。”

1940年5月,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在《闽南日报》等有关报纸上刊登1至4月间经过石美-鼓浪屿航线进出国的华侨统计数字。行驶在这一航线上的海龙电船为海内外华侨侨眷所瞩目,归侨们满怀的乡思随着潮涨潮落深深地沁入家乡的田野山林……

拟定这则“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启事”稿之后,郑太奇又在稿后草就一封致泉州日报社经理的附函稿,指定这启事要在《泉州日报》连续刊登一星期。郑太奇和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的理事们要让整个闽南或更广的全闽范围的归侨侨眷知道,公会已经努力为他们打通了一条从石美出发,经鼓浪屿乘搭出洋轮船放洋南下的通道。两年前,因为日本鬼子把持九龙江出海口,漳属一带、闽南各县以至全闽范围内的侨胞失去了放洋南下的权利。现在,一条辛辛苦苦周旋出来的“曲线放洋”海道建立了。

日本侵略者于1938年5月12日占领厦门后,华侨进出国海路被断绝。“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急侨胞之所急,多方周旋,申办建立了石美至鼓浪屿航线,成为福建沿海唯一华侨进出国通道。此为该公会申办这一航线的首份呈文稿,该档案现存龙海市档案馆。

对讲求诚信的华侨来说,就那么几天里,海龙电船启航的时间可以轻易改动;真是不可思议。对已经开始汇聚到漳城、石码、石美急着出国的归侨来说,更是不敢想象,这个一直为乡侨们操心挂肺的自家公会做事为什么会这样随随便便?

杨 强

启事稿多多少少透露了以郑太奇为代表的公会理事们在建立这一进出洋通道时所作的努力,也可以体味到公会理事们为这一通道开通而感到欣慰心情,那“呈蒙军政主管官署核准发给通行证通行在案”的深感自豪的心绪也表露出来了。而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公会理事们真心实意为华侨、归侨侨眷办实事的作风也完完全全体现出来,一些办理手续会碰到的问题包含如何处理的细节都为申办者考虑并作出相应的安排。这样的“特此通知”的确让希望通过这一通道进出国的华侨、归侨侨眷感到高兴,感到放心,感到有所依靠。

经“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的努力,至1939年12月底,抗战期间闽南沿海唯一华侨进出国通道终于建立,往来石美--鼓浪屿之间专载华侨及华侨银信的电船“海龙号”正式开航,闽南、闽西、闽中及潮汕等地华侨汇集到龙溪县石美乘海龙电船至鼓浪屿,转乘和丰等外轮经香港到南洋;归国华侨返国时则乘外轮至鼓浪屿转乘海龙电船至石美,返回家乡。

图片 2

把我们翻阅查询的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档案资料按时间顺序略作整理,在石美--鼓浪屿华侨进出国通道打开后4个月的时间,即1940年5月的档案中,我们看到了公会有关航道开通后华侨进出国统计数字,即《民国二十九年一、二、三、四月分华侨由石美海龙电船进出国统计表》。这统计表是公会在呈报给龙溪县政府之后,准备在《闽南日报》、《泉州日报》、《闽西日报》等报纸上刊载发表的,因为是稿件,所以有幸保存下来。

图片 3图片 4

郑太奇的文稿中还看到他对驻军是否允许通航有所担心,他提醒缮写者注意在给驻军的呈文中,要提到因为事与国防攸关,公会是“未敢遽向定议进行”,表示公会仍然是以抗战为要,尊重驻军。

1939年12月5日公会启事稿

据郑太奇分别寄给《闽南日报》、《泉州日报》、《闽西日报》等各报总编辑的信函确认,海龙电船启航日期为1940年1月1日,以农历计已经是己卯年十一月廿二日。可惜的是,我们查阅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保留下来的档案,里面没有保留这一天登上海龙电船返回到家乡或出鼓浪屿的华侨名单。但无论如何,这些能赶上海龙电船启航的进出国华侨们是幸运的,而日夜在家里盼望着亲人归来的侨眷也对海龙电船充满希望。就在这农历己卯年年底,川驶在九龙江出海口上的海龙电船,比任何在这海域上行驶的船只都醒眼,她特别为沿海华侨、归侨侨眷所瞩目。返回,查看更多

我们把这一启事稿内文辑录下来:

档案叙说了历史的细节,这份草稿让我们知道了日本侵略者在闽南沿海刮起腥风血雨时,我们的华侨先民们是如何在绝望中拼力争取生存。

只有郑太奇明白,这事是无可奈何。当我们从公会档案中查阅到1940年1月2日郑太奇拟定的准备呈送驻军七十五师申请核准换给海龙电船通行证的呈文稿时,这疑团也才得到解开。想来,面对归侨、侨眷的疑虑,郑太奇等公会理事们真是有苦难言。为便于理解郑太奇的内心,我们将该呈文稿内文摘录如下,以供参考:

图片 5

郑太奇学生出身,原名祥鸑,又名太岐。郑太奇原侨居荷属巨港埠,在该埠开张泰兴号经营食品商业,曾参与创办巨港中华学校,民国二十二年回到龙溪石码。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成立时,郑太奇被选为常务理事,担任公会交际股、文书股主任,凡公会公函、呈文等文书之类的东西,他常常自己动手草拟。1940年1月,专载华侨及华侨银信来往石美至鼓浪屿的海龙电船通航後,公会决定在报刊上刊登启事,向侨民们公布这一信息。1月28日,他开始草拟启事稿,在公会稿纸上“文别类别”栏里填写好“登报启事”几字,略微思忖,动手拟定一则“全衔启事”。所谓“全衔”,那是替代自己任常务理事的这个华侨公会的全称,不是他的职务的全称。

郑太奇这份文稿用纸是“漳州马坪街古宋印刷公司”承印的,正式的呈文也将是用此纸缮写呈交。漳州马坪街古宋印刷公司用纸纸质不错,除了虫蛀,这纸至今至少已经历近80年的翻阅,还是没有多大的损坏。轻轻拂去纸面上的尘埃,80年前郑太奇为申办闽南沿海唯一华侨进出国通道而挥笔疾书的场景及归侨、侨眷望眼欲穿的神态历历在目。

如果把海龙电船启航时间的推移称为“好事多磨”,似乎也可以。但是,认真地思考这一事件的细节,我们还可以看到,面对日本侵略者,在日本人的淫威下,我们的商民、船主以及公会乃至军队将士是同仇敌忾,有着携手抗敌的精神。在九龙江出海口上,在这特定的历史时期,海龙电船承载的不仅是满舱的乡愁,它也满载着漳属沿海民众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斗志。

第八篇:公会在《闽南日报》等报纸上公布华侨进出国统计数字

《泉州日报》的覆盖面应该更广一些,虽然那时期闽南沿海的陆路交通还不如水路发达,泉属、漳属区域间的往来走的还是崎岖山路,而许许多多的产生侨民的村落,则散布在高高低低的丘陵山丛间。民众的信息源可以来自在城镇集市里贩卖的报纸,但更为广泛的传播主要还是通过口头相传。不过,那样的历史时期,在一般人的眼里,以公会全衔在报纸上发布的启事不啻为文字而已,它有着与官方公告一样的效力。在归侨、侨眷的眼里,它当然比那些新闻、广告、小道消息更具公信力。

抗战以来,东南沿海进出口口岸基本上都被日军封锁了,到1938年5月12日,日本侵略者占领厦门,原有从厦门港、鼓浪屿进出国的通道也断绝了。郑太奇在稿中描述这一状况:“自本夏厦门沦陷,漳、厦交通阻梗,侨胞进出口遂大受影响。月来以敌方加紧封锁我沿海;我方因国防前线攸关,亦禁止与鼓屿通航,侨胞进出国更告断绝。归国者,徘徊鼓屿,一水盈盈,望乡关而莫进;将出国者,南天渺杳,趁云路之尘从。其神志之沮丧,心绪之苦闷,不难想象而知之。”

这一呈文稿,让我们知道海龙电船第一次从鼓浪屿行驶到石美是在1939年12月28日。但那天船到石美,船主随即呈上换领通行证的申请书,请公会呈转第七十五师师部办理,因为1940年开年的1月2日,海龙电船第一次的通行证“有效期已届”。就这一转呈稿,也解释了自1939年12月以来海龙电船改动启航时间的原因,它载录了1939年12月底鼓浪屿上华侨客栈同业及轮船公司拒绝把侨客交到厦门岛上被日军欺凌的正义行动,揭开了日本侵略者及敌伪势力分化华侨的阴谋。同时也让我们知道漳州驻军颁发的海龙电船的通行证期限是有所限定的,并非一本到底,届时必须经公会呈缴换发。

展开剩余77%

日本人还没有向英、美宣战,他们在鼓浪屿的领事馆还可以“给照证明”提供航道,注册在这些国家的华人轮船公司“和丰”等可以提供船只,但还需要保证正常的安全的航行,需要可以登船出发的手续。郑太奇起草这一式三份的呈文,就是要在驻军、省政府、地方机构这样多重关系中周旋,从而保证进出洋的归侨们能顺利上船。从这稿件行文和对缮写的要求,我们也看到郑太奇的苦心,他以华侨的秉性、对家国的贡献和作为华人子弟所承继的传统文化特点做提点,描述了海外华侨、归侨的经营的艰难困苦以及家乡亲人的期望,再转回到正题:有心维护华侨者,应加以关注;政府及社会应协助华侨和侨眷。

杨强

这样的启事文字当然不少,郑太奇在“邮局汇上国币拾元并启事稿件乙纸”,要求泉州日报社先行在一个星期内连续刊出,按当时与报社交易刊登启事的做法,他还顺带提醒报社要将“列单连同贵报一份,依照下开通讯处送下,如有伸欠,当函达或再补偿。”用了“国币拾元”登一个礼拜的启事,这钱不知是伸?是欠?我们今天无从得知。郑太奇是否又顺带花点钱让漳城的报社也刊登一则启事呢?想来也有可能。但是要确认这事就得找到当时漳州的报纸了,或者再认真地翻读档案馆里的旧档案。

这呈文草稿,薄薄的三张纸片,却关乎闽南沿海、闽西山区众多海外华侨与家乡的往来及他们在南洋开创的生意,更关乎在家乡的侨眷们的生息、生存。

令人觉得奇怪的是,1939年12月1日澄码石角东海外华侨公会常务理事郑太奇拟出海龙电船获准通行的通告稿称该船将12月6日开航,12月5日他又有该电船12月8日通航启事稿,这中间究竟有什么问题?龙海市档案馆馆藏的公会1940年1月2日另一份档案揭示了其中的奥秘。

图片 6

档案系列解说:抗战期间石美--鼓浪屿华侨进出国通道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档案系列解说,抗战期间福建唯一华侨进出国通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