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江东二乔,让曹操垂涎三尺的江东二乔到底

 ; ; ;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

二乔究竟有多美?《三国志》没有写,杜牧没有写,罗贯中也没有写,这种美实在太模糊了。可是,千百年来,这“模糊美”却一直动人心魄。 如果说起汉末三国时期的美女,不少人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江东二乔”了。史籍中有关江东二乔的记载极少。陈寿的《三国志》在《吴书?周瑜传》只有这样一句: 从攻皖,拔之。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策自纳大乔,瑜纳小乔。 裴松之注此传时引用了《江表传》,也只有一句: 瑜日:“桥公二女虽流离(按:流离,光彩焕发貌),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 这两句话告诉我们:第一,二乔的姓本作“桥”,至于她俩的芳名,史书失载,只好以“大乔”、“小乔”来区别。现代人对此会觉得奇怪,但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里,这种现象却是见惯不惊的。历史上许多皇后都没有留下名字,就是孙权的母亲吴夫人、妹妹孙夫人,不也同样不知其名吗? 第二,二乔的籍贯是庐江郡皖县。 第三,二乔长得很美,有倾国之色,顾盼生姿,明艳照人,堪称绝代佳丽。 第四,孙策、周瑜得到二乔是在建安四年攻取皖县之后,当时,孙、周二人都是25岁(周瑜仅比孙策小一个月),因此,估计二乔的年龄不过20上下。 第五,孙策、周瑜对能娶二乔为妻感到非常满意。 从二乔方面来说,一对姐妹花,同时嫁给两个天下英杰,一个是雄略过人、威震江东的“孙郎”,一个是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周郎”,按照传统观点,堪称郎才女貌,姻缘美满了。 然而,二乔是否真的很幸福呢?史书上没有说。不过,从有关资料分析,至少可以肯定,大乔的命是很苦的。她嫁给孙策之后,孙策忙于开基创业,东征西讨,席不暇暖,夫妻相聚之时甚少。仅仅过了一年,孙策就因被前吴郡太守许贡的家客刺成重伤而死(《三国演义》第29回写到此事),年仅26岁。当时,大乔充其量20出头,青春守寡,身边只有襁褓中的儿子孙绍,真是何其凄惶!从此以后,她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抚育遗孤。岁月悠悠,红颜暗消,一代佳人,竟不知何时凋零! 小乔的处境比姐姐好一些,她与周瑜琴瑟相谐,恩爱相处了11年。 在这11年中,周瑜作为东吴的统兵大将,江夏击黄祖,赤壁破曹操,南郡败曹仁,功勋赫赫,名扬天下;可惜年寿不永,建安十五年在准备攻取益州时病死于巴丘,年仅36岁。这时,小乔也不过30岁左右,乍失佳偶,其悲苦可以想见。周瑜留下二子一女,是否皆为小乔所生,史无明文,但按照封建宗法制度,她终归是这二子一女的嫡母。由于周瑜的特殊功勋,孙权待其后人也特别优厚:其女(又是一个不知名字的!)嫁给孙权的太子孙登,若不是孙登死得早了一点(赤乌四年病卒,年仅33岁),当皇后是没有问题的;长子周循,“尚公主,拜骑都尉”,颇有周瑜弘雅潇洒的遗风,可惜“早殇”;次子周胤,亦娶宗室之女,后封都乡侯,但因“酗淫自恣”,屡次得罪,废爵迁徙,不过最终仍被孙权赦免。尽管如此,小乔本人却是琴瑟已断,欢娱难再,只好和姐姐一样,在无边寂寞、无穷追忆之中消磨余生了。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自古红颜多薄命”,死于非命者何止万千;相对而言,二乔算不得太不幸,但她们同样也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作为艳名倾动一时的美女,江东二乔很自然地成了文学艺术创作的素材。现存最早而且最著名的作品当推唐代诗人杜牧那首脍炙人口的《赤壁》诗: 折戟沉沙铁未消, 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 铜雀春深锁二乔。 严格地说,杜牧这首诗并非咏二乔,诗人只是即景抒情,因赤壁而想到历史上的赤壁之战,并进而产生联想:如果周瑜不是借助东风发动火攻而打败了曹操,东吴很有可能战败,那样的话,江东二乔也会被掳到铜雀台充当曹操的玩偶了。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在大大小小的战争中,战胜者把被征服者的妻室姐妹女儿掠为已有,似乎是天经地义。曹操灭袁绍之后,便毫不客气地把袁绍的媳妇甄氏纳为自己的儿媳;孙权也曾把袁术的女儿占为己有。因此,如果曹操真的灭掉东吴,要掳走二乔也毫不奇怪。不过,如果把曹操南征的目的说成是夺取二乔,那就歪曲了赤壁之战的意义,也太贬低曹孟德了。事实上,写《赤壁》诗的杜牧也并不这样看。 然而,多情而又富有想象力的艺术家们却按照各自的美学观点去理解杜牧的诗,并大加引申,创作出形形色色有关二乔的绘画、诗词、戏曲、小说。共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的艺术虚构。罗贯中并没有模糊赤壁之战的重要政治意义,但出于“尊刘贬曹”的思想倾向,他有意突出曹操“好色之徒”的形象,渲染了曹操觊觎二乔美色的主观意图。在第44回《智激周瑜》一节里,他借诸葛亮之口,说曹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清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并采用移花接木、颠倒时序、虚实杂糅等艺术手法,在曹植《铜雀台赋》中加进“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等句,证明曹操确有此意,遂使诸葛亮的激将法天衣无缝,立即奏效,激得周瑜说出了坚决抗曹的本意。在第48回《横槊赋诗》一节中,罗贯中照应前文,让志得意满的曹操直接出面,对众官说道:“吾自起义兵以来,与国家除凶去害,誓愿扫清四海,削平天下;所未得者江南也。今吾有百万雄师,更赖诸公用命,何患不成功耶!收服江南之后,天下无事,与诸公共享富贵,以乐太平。”“吾今新构铜雀台于漳水之上,如得江南,当娶二乔,置之台上,以娱暮年,吾愿足矣!”这样,既表现了曹操统一天下的雄心,又揭露了他垂涎于二乔芳华的欲念。罗贯中写这两个篇章,都不是要写二乔,但无意之中却从不同的侧面映衬出二乔惊人的美丽。 二乔究竟有多美?《三国志》没有写,杜牧没有写,罗贯中也没有写,这种美实在太模糊了。可是,千百年来,这“模糊美”却一直动人心魄,并不断地被人们用想象丰富着、补充着。文学艺术的奥妙,真是难以尽述!文章摘自《历史开卷有疑》

如果说起三国时期的美女,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要算「江东二乔」了──当然,也可能有不少人会想到貂蝉,但貂蝉并非历史上实有的人物,而是小说戏曲虚构出来的艺术形象。

如果说起三国时期的美女,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要算“江东二乔”了——当然,也可能有不少人会想到貂蝉,但貂蝉并非历史上实有的人物,而是小说戏曲虚构出来的艺术形象。

 ; ; ;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史籍中有关江东二乔的记载极少。陈寿的《三国志》中只有《吴书.周瑜传》有这样一句。

史籍中有关江东二乔的记载极少。陈寿的《三国志》中只有《吴书·周瑜传》有这样一句。

 ; ; ; 唐代大诗人杜牧的《赤壁》诗尽管充满了对历史烟云的悠远感怀,但引入“东风”之典,却使人想到了命运的强烈不确定性,这就为后人的想象预留了无限的空间。一部浩瀚三国史,数以千计的三国人物,典籍之繁,记述之详,不比任何一个朝代差。然以“二乔”之真、之美、之动人心魄,却记载极为简略,唯小乔在《三国志》里有只言片语外,大乔几未提及,不知史家玄机何在? ; ; ; 或许动荡年月里的女人们,当真是进不了史家的法眼的,有那多惊天动地的历史大事件需要记录,需要传承,哪有什么功夫去关注小女人的悲欢离合呢?可是,“二乔”并非普通的小女人,大乔嫁给了小霸王孙策,小乔嫁给了大英雄周瑜,这两人可都是响当当的历史人物,且子孙显赫,历史均颇多记述,怎么独忘记了“二乔”?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史家如此故意地模糊“二乔”的历史,其中确有玄机的存在。赵炎不才,对两位绝色美女可能存在的模糊历史做些斗胆的臆测和补充,不论对错,绝无恶意。

从攻皖,拔之。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瑜纳小乔。

从攻皖,拔之。时得桥公两女,皆国色也。瑜纳小乔。

 ; ; ; 昨天的“二乔”,是风华绝代的人间尤物,若不是碰到孙策和周瑜,在那个乱糟糟的年代里,命运其实难料。东汉建安四年,孙策从袁术处借了三千兵马,回江东恢复祖业,在同窗好友周瑜的扶持下,一举攻克皖城。皖城东郊,溪流环绕,松竹掩映着乔公故宅。乔公有二女国色天香,又聪慧过人,远近闻名。乃遣人礼聘,孙策娶了大乔,周瑜娶了小乔。幸亏孙、周二人均为当世豪杰,一个雄才伟略,一个风流倜傥,倒也姻缘美满。如果碰到几个匪徒拿下了皖城,让“二乔”做个压寨夫人什么的,再来个军阀去平了叛,“二乔”又将成为军阀的姨太太,红颜薄命就不是嘴上说说的了。这样的可能性并非没有,连曹操不是也惦记着“二乔”的美色嘛。“二乔”嫁了英雄丈夫,就好比现在的美女钓到了金龟婿,值得暗自庆幸。

裴松之注此传时引用了<江表传>,也只有一句:

裴松之注此传时引用了《江表传》,也只有一句:

 ; ; ; 今天的“二乔”混得已经很不错了,大乔和孙策缠绵了两年,虽说年轻守寡,其状凄惶,总算生了个儿子孙绍。常言说,母凭子贵,还有小叔子孙权庇护着,谅谁也不敢欺负这孤儿寡母。孙权称帝时,孙绍被封为吴侯,后改封上虞侯,凭着儿子的地位,大乔起码也混个皇太妃做做。小乔虽说婚姻上比姐姐幸福一些,她与周瑜琴瑟相谐,恩爱相处了十二年,随军东征西战,还参加过历史上着名的赤壁之战。但周瑜死于巴丘的时候,小乔也不过三十岁左右,乍失佳偶,遗两儿一女,其悲苦也可以想见。小乔子女在未来朝廷的地位不会比孙氏宗族的孙绍显赫,但是女儿做了太子妃,大儿子周循做了驸马爷,还官拜骑都尉,二儿子周胤,官拜兴业都尉,娶了孙氏宗亲女为妻,领兵千人屯守公安,子女们总算都有了出息。“二乔”的丈夫虽然都死了,但政治背景尚在,如果想做官,依靠这样的裙带关系,“二乔”也能混个女市长女省长干干,绝非难事。

瑜曰﹕「桥公二女虽流离, 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

瑜曰:“桥公二女虽流离, 得吾二人作婿,亦足为欢。”

 ; ; ; 明天的“二乔”则更加不得了,随着东吴的建国,她们政治上权势熏天,生活上奢华富足,即便没有夫君为伴,那也无关紧要了。后人出于同情,总以青春守寡为由,想象着“二乔”的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抚育遗孤。其实,这些仅仅是善良人的想象罢了,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咱不知道,东吴的史官们没做记述,恐也不便记述。帝王家的后宫历来不怎么清白,皇后私通大臣者有之,妃子淫乱宫闱者有之,公主肆意给驸马戴绿帽者有之,有偷偷摸摸者,也有堂而皇之者,独“二乔”可以例外乎?再看看现在的富婆富姐们,哪一个身边缺少过男人?但凡手中有些权有些钱的女人,岂能甘于床底寂寞?“二乔”均为一代佳人,妙龄丧夫,且天下仰慕者无数,找几个江南才俊聊解生理饥渴,应该不是难事,当在情理之中。如果任红颜暗消、艳色凋零,反而有违性情了。

这两句话告诉我们﹕第一,二乔的姓本作「桥」,至于她俩的芳名,史书失载,只好以「大乔」、「小乔」来区别。现代人对此会觉得奇怪,但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里,这种现象却是见惯不经的。历史上许多皇后都没有留下名字,就是孙权的母亲吴夫人、妹妹孙夫人,不也同样不知其名吗?第二,二乔的籍贯是庐江郡皖县。第三,二乔长得很美 ,有倾国之色,顾盼生姿,明艳照人,堪称绝代佳丽。第四,孙策、周瑜得到二乔是在建安四年攻取皖县之后,当时,孙、周二人都是25岁,因此,估计二乔的年龄不过20上下。第五,孙策、周瑜对能娶二乔为妻感到非常满意。

这两句话告诉我们:第一,二乔的姓本作“桥”,至于她俩的芳名,史书失载,只好以“大乔”、“小乔”来区别。现代人对此会觉得奇怪,但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社会里,这种现象却是见惯不经的。历史上许多皇后都没有留下名字,就是孙权的母亲吴夫人、妹妹孙夫人,不也同样不知其名吗?第二,二乔的籍贯是庐江郡皖县。第三,二乔长得很美 ,有倾国之色,顾盼生姿,明艳照人,堪称绝代佳丽。第四,孙策、周瑜得到二乔是在建安四年攻取皖县之后,当时,孙、周二人都是25岁,因此,估计二乔的年龄不过20上下。第五,孙策、周瑜对能娶二乔为妻感到非常满意。

 ; ; ; 现在看来,三国史家对“二乔”的模糊记述,杜牧在诗中对“二乔”命运的留白,都有着一定的寓意。历史风云变幻,人间道理一般,任谁也跳不开性情二字,古今亦然。曹操是个聪明人,知道铜雀台建了也是白建,女人心,海底深,即使东风不起,赤壁胜利,铜雀台依旧锁不住“二乔”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还是回许都安度晚年吧。

从二乔方面来说,一对姐妹花,同时嫁给两个天下英杰,一个是雄略过人、威震江东的「孙郎」,一个是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周郎」,按照传统观点,堪称郎才女貌,美满姻缘了。

从二乔方面来说,一对姐妹花,同时嫁给两个天下英杰,一个是雄略过人、威震江东的“孙郎”,一个是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周郎”,按照传统观点,堪称郎才女貌,美满姻缘了。

然而,二乔是否真的很幸福呢?史书上没有说。不过,从有关资料分析,至少可以肯定,大乔的命是很苦的。她嫁给孙策之后,孙策忙于开基创业,东征西讨,席不暇暖,夫妻相聚之时甚少。仅仅过了一年,孙策就因被前吴郡太守许贡的家客刺成重伤而死,年仅26岁。当时,大乔充其量20出头,青春守寡,身边只有襁褓中的儿子孙绍,真是何其凄惶!从此以后,她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抚育遗孤。岁月悠悠,红颜暗消,一代佳人,竟不知何时凋零!小乔的处境比姐姐好一些,她与周瑜琴瑟相谐,恩爱相处了十一年。在这十一年中,周瑜作为东吴的统兵大将,江夏击黄祖,赤壁破曹操,功勋赫赫,名扬天下﹔可惜年寿不永,在准备攻取益州时病死于巴丘,年仅36岁。这时,小乔也不过30岁左右,乍失佳偶,其悲苦也可以想见。周瑜留下二子一女,是否皆为小乔所生,史无明文,但按照封建宗法制度,她终归是这二子一女的嫡母。由于周瑜的特殊功勋,孙权待其后人也特别优厚﹕其女嫁给孙权的太子孙登,若不是孙登死得早了一点,当皇后是没有问题的﹔长子周循,「尚公主,拜骑都尉」,颇有周瑜弘雅潇洒的遗风,可惜「早殇」﹔次子周胤,亦娶宗室之女,后封都乡侯,但因「酗淫自恣」,屡次得罪,废爵迁徙,不过最终仍被孙权赦免。尽管如此,小乔本人却是琴瑟已断,欢娱难再,只好和姐姐一样,在无边寂寞、无穷追忆之中消磨余生了。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 ,「自古红颜多薄命」,死于非命者何止万千﹔相对而言,二乔算不得太不幸,但她们同样也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然而,二乔是否真的很幸福呢?史书上没有说。不过,从有关资料分析,至少可以肯定,大乔的命是很苦的。她嫁给孙策之后,孙策忙于开基创业,东征西讨,席不暇暖,夫妻相聚之时甚少。仅仅过了一年,孙策就因被前吴郡太守许贡的家客刺成重伤而死,年仅26岁。当时,大乔充其量20出头,青春守寡,身边只有襁褓中的儿子孙绍,真是何其凄惶!从此以后,她只有朝朝啼痕,夜夜孤衾,含辛茹苦,抚育遗孤。岁月悠悠,红颜暗消,一代佳人,竟不知何时凋零!小乔的处境比姐姐好一些,她与周瑜琴瑟相谐,恩爱相处了十一年。在这十一年中,周瑜作为东吴的统兵大将,江夏击黄祖,赤壁破曹操,功勋赫赫,名扬天下;可惜年寿不永,在准备攻取益州时病死于巴丘,年仅36岁。这时,小乔也不过30岁左右,乍失佳偶,其悲苦也可以想见。周瑜留下二子一女,是否皆为小乔所生,史无明文,但按照封建宗法制度,她终归是这二子一女的嫡母。由于周瑜的特殊功勋,孙权待其后人也特别优厚:其女嫁给孙权的太子孙登,若不是孙登死得早了一点,当皇后是没有问题的;长子周循,“尚公主,拜骑都尉”,颇有周瑜弘雅潇洒的遗风,可惜“早殇”;次子周胤,亦娶宗室之女,后封都乡侯,但因“酗淫自恣”,屡次得罪,废爵迁徙,不过最终仍被孙权赦免。尽管如此,小乔本人却是琴瑟已断,欢娱难再,只好和姐姐一样,在无边寂寞、无穷追忆之中消磨余生了。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 ,“自古红颜多薄命”,死于非命者何止万千;相对而言,二乔算不得太不幸,但她们同样也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

作为艳名倾动一时的美女,江东二乔很自然地成了文学艺术的对象。最早而且最着名的作品当推唐代诗人杜牧那首脍炙人口的<赤壁>诗﹕

作为艳名倾动一时的美女,江东二乔很自然地成了文学艺术的对象。最早而且最着名的作品当推唐代诗人杜牧那首脍炙人口的《赤壁》诗:

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

折戟沉沙铁未消,自将磨洗认前朝。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严格地说,杜牧这首诗并非咏二乔的,诗人只是即景抒情,因赤壁而想到历史上的赤壁之战,并进而产生联想﹕如果周瑜不是借助东风发动火攻而打败了曹操,东吴很有可能战败,那样的话,江东二乔也会被掳到铜雀台充当曹操的玩偶了。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在大大小小的战争中,战胜者把被征服者的妻室姐妹女儿掠为己有,似乎是天经地义的。曹操灭袁绍之后,便毫不客气地把袁绍的媳妇甄氏纳为自己的儿媳﹔孙权也曾把袁术的女儿占为己有 。因此,如果曹操真的灭掉东吴,要掳走二乔也毫不奇怪。不过,如果把曹操南征的目的说成是夺取二乔,那就歪曲了赤壁之战的意义,也太贬低曹孟德了。事实上,写<赤壁>诗的杜牧也并不这样看。

严格地说,杜牧这首诗并非咏二乔的,诗人只是即景抒情,因赤壁而想到历史上的赤壁之战,并进而产生联想:如果周瑜不是借助东风发动火攻而打败了曹操,东吴很有可能战败,那样的话,江东二乔也会被掳到铜雀台充当曹操的玩偶了。从奴隶社会到封建社会,在大大小小的战争中,战胜者把被征服者的妻室姐妹女儿掠为己有,似乎是天经地义的。曹操灭袁绍之后,便毫不客气地把袁绍的媳妇甄氏纳为自己的儿媳;孙权也曾把袁术的女儿占为己有 。因此,如果曹操真的灭掉东吴,要掳走二乔也毫不奇怪。不过,如果把曹操南征的目的说成是夺取二乔,那就歪曲了赤壁之战的意义,也太贬低曹孟德了。事实上,写《赤壁》诗的杜牧也并不这样看。

然而,多情而又富有想象力的艺术家们却按照各自的美学观点去理解杜牧的诗,并大加引申,创造出形形色色有关二乔的绘画、诗词、戏曲、小说。共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的艺术虚构。罗贯中并没有模糊赤壁之战的重要政治意义,但出于「尊刘贬曹」的思想倾向,他有意突出曹操「好色之徒」的形象,渲染了曹操觊觎二乔美色的主观意图。在第44回<智激周瑜>一节里,他借诸葛亮之口,说曹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清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并采用移花接木、颠倒时序、虚实杂糅等艺术手法,在曹植<铜雀台赋>中加进「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等句,证明曹操确有此意,遂使诸葛亮的激将法天衣无缝,立即奏效,激得周瑜说出了坚决抗曹的本意。在第48回<横槊赋诗>一节中,罗贯中照应前文,让曹操直接出面,对众官说道﹕「吾自起义兵以来,与国家除凶去害,誓愿扫清四海,削平天下﹔所未得者江南也。今吾有百万雄师,更赖诸公用命,何患不成功耶!收服江南之后,天下无事,与诸公共享富贵,以乐太平。」「吾今新构铜雀台于漳水之上,如得江南,当娶二乔,置之台上 ,以娱暮年,吾愿足矣!」这样,既表现了曹操统一天下的雄心,又揭露了他垂涎于二乔芳华的欲念。罗贯中写这两个篇章,都不是要写二乔,但无意之中却从不同的侧面映衬出二乔惊人的美丽。

然而,多情而又富有想象力的艺术家们却按照各自的美学观点去理解杜牧的诗,并大加引申,创造出形形色色有关二乔的绘画、诗词、戏曲、小说。共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的艺术虚构。罗贯中并没有模糊赤壁之战的重要政治意义,但出于“尊刘贬曹”的思想倾向,他有意突出曹操“好色之徒”的形象,渲染了曹操觊觎二乔美色的主观意图。在第44回《智激周瑜》一节里,他借诸葛亮之口,说曹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清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并采用移花接木、颠倒时序、虚实杂糅等艺术手法,在曹植《铜雀台赋》中加进“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等句,证明曹操确有此意,遂使诸葛亮的激将法天衣无缝,立即奏效,激得周瑜说出了坚决抗曹的本意。在第48回《横槊赋诗》一节中,罗贯中照应前文,让曹操直接出面,对众官说道:“吾自起义兵以来,与国家除凶去害,誓愿扫清四海,削平天下;所未得者江南也。今吾有百万雄师,更赖诸公用命,何患不成功耶!收服江南之后,天下无事,与诸公共享富贵,以乐太平。”“吾今新构铜雀台于漳水之上,如得江南,当娶二乔,置之台上 ,以娱暮年,吾愿足矣!”这样,既表现了曹操统一天下的雄心,又揭露了他垂涎于二乔芳华的欲念。罗贯中写这两个篇章,都不是要写二乔,但无意之中却从不同的侧面映衬出二乔惊人的美丽。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略谈江东二乔,让曹操垂涎三尺的江东二乔到底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