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经济漩涡,曹操墓学术座谈会在肥举行

2009年岁末,河南省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在安阳发现曹操墓,随即引发有关曹操墓真假问题和曹操籍贯问题的讨论。座谈中,我省历史、考古界专家、学者对曹操墓真假问题表明了自己的看法。针对目前各地争抢历史名人籍贯和墓地的行为,与会专家呼吁,学术界一定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原则,客观、科学地对待历史;在利用文献资料时,要坚持从早、从详、从正史的原则;在利用文物证据时,要以考古资料为准,坚持考古资料与文献资料相印证;在未出现重大考古发现的情况下,要充分尊重学术界已有的定论。

从安阳曹操墓的发掘之日起,关于曹操墓真伪的议论一直不绝于耳,而学术界也因此分为了“挺曹派”与“反曹派”。

秭归县九畹溪镇人民政府一个历史久远的葬身地,在千年后引起轰动,曹操自己肯定都没料到。从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宣布发现“曹操墓”,到遭受社会质疑,再到DNA鉴定,考古造假,“曹操墓”真假之争,犹如电视连续剧纷纷上演着,“一代奸雄”如此娱乐大众。掀开炒作、谎言所编织的面纱,我们应当客观分析此事,从中汲取理性之光。

当然,现在考古发掘还有了另一层社会意义,即成为旅游资源。由于中国现在旅游经济发达,老百姓手里有了钱,就想出去跑一跑、乐一乐,不论是真的古迹遗址,还是新造的仿古景点,生意都极好,猿人洞、长城、云冈石窟、定陵这些真东西不用说了,连贾宝玉的大观园、孙悟空故里、猎八戒高老庄、西门庆生药铺、潘金莲偷情处等假货都有游人前去赏玩。曹操这个人物,尽管历史上曾杀人如麻(用现在一句时髦话叫做“大屠杀”或“违反人权”),但近年随着电视剧一拍再拍,已被奉为道德英雄,所以,凡是与曹操有关的东西都会行情看涨,如曹操故里、曹操坟等。所以,此次安阳方面挖出曹操坟,虽未见他们拿出像金缕玉衣、孙膑兵法竹简、马王堆帛画之类的文物,但其墓穴以“曹操高陵”名义开放后却人气颇旺。这就足以证明,曹操坟的旅游经济价值无限,因为广大普通游客也就是赶个热闹而已,没有人在乎其真假,孙悟空故里、西门庆、潘金莲的“景点”不照样游人不断吗?

1月5日,曹操墓及其相关问题学术座谈会在肥举行。省社科院、安徽大学、省文物局、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省文物鉴定站等单位有关学者参加座谈会。

按理,曹操墓的真假与否,完全可以进行更深入、细致的研究和探讨,查阅更多的资料、了解更多的情况、听取更多的意见,以期对曹操墓的真假作出更加科学、合理、客观的评价和认定。在此基础上,再去研究如何对曹操墓进行开发与利用。遗憾的是,当地政府已经饥不择食地要利用曹操墓来展示政绩、争取利益了,要让曹操来为他们圆一个发财梦、政绩梦了,那还顾得上它的真假呢?而理应更加尊重事实、尊重历史的考古学家们,也已经被急功近利的政绩观所绑架,顾不得躺在墓中的人到底是不是曹操,也听不得不同意见,而是竭力支持当地政府挖掘和开发,并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经济利益。至于以后会不会因为新的证据的被挖掘出来,推翻现在的结论,那也可以一概不顾,反正先把政绩和利益捞在手上再说。

再看“曹操墓”涉及的行政主管部门之作为。据悉,国家文物局起初表态,“反曹派”的质疑不会影响已作出的官方认定,曹操墓已正式申请纳入国家级文保单位。民众呼吁国家文物局要邀请相关领域专家,前往安阳对其重新识别、鉴定。这时用小手指就可以想到,若安阳鉴于利益驱使而在发掘曹操墓中存在人为策划、蓄意造假行为,那为达既定目标,其地方利益集团必定会最大程度去干扰考察鉴定,事件当然滋生腐败,利益买卖的私心诡诈就很容易得逞,部分人之所为甚至会触犯法律,鉴定根本无法阳光透明,又怎会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主管部门的不作为或是慢作为,都是万万不应该的。“曹操墓”真假之争已经衍化为公共事件,“慎言”的国家文物局不该只满足于充当“调停者”的第三方角色,而应该积极发起实质性的“彻查”动作,采取多种调控手段确保文物经济的“软着陆”,还公众一个真实的知情权。

近日,随看安阳所谓“曹操墓”旅游景点的开放和8月21日在苏州举行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上学者揭出安阳“曹操墓”有造假“证据”两件事的发生,沸沸扬扬的“曹操墓”真伪问题又开始成为媒体的火爆炒点。

 ;

然而,不知从何时起,考古也成了一门“生意经”,很多地方、管理部门、考古工作者等,都将考古的视线由研究历史转向“发财致富”上了。于是,考古的结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给地方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政绩;于是,潘金莲、西门庆甚至秦桧等历来为民众所不齿,甚至为民众所唾吐的历史人物,也成了各地争抢的“英雄”,成了可能为地方创造经济利益和政绩的工具。

二看“曹操墓”真假之争,河南安阳方面希望大力开发“曹操墓”,并在“曹操墓”真伪尚存诸多质疑的情况下,仓促打算举办曹操诞辰1855周年纪念大典,这不外乎就是一个“利益”考虑。郑州晚报报道,安阳已曾宣布在曹操高陵举办庚寅年曹操诞辰1855周年纪念大典。相关人士介绍,“献爵酒”最少不能低于180万元,并表示要让“挺曹派”和“反曹派”当着“曹操”的面辩论。在8月份,河南安阳方面也已宣布,将原地建曹操高陵展示厅,并将门票定为60元。不仅如此,安阳、邯郸等地为争夺曹操墓文化品牌,也展开了长久拉锯口水战。其实,利益驱动已使他们的“真墓之说”逊色不少。曹操固然有一定的历史地位,但当地兴师动众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给曹操“祝寿”,当地政府和官员热情也异乎寻常,为什么?这里面除掉赤裸裸的功利和地方经济利益驱使,也不会再有其他原因。

平心而论,河南方面公布的一些所谓曹操墓“证据”,是没有说服力的,除了古坟中并没有挖出史书明确记载的70多岁卞后合葬尸体之外,据说一些出土的“文物”竟然是隔了很长时间从文物贩子手中收缴的东西,所以,我对安阳古墓被硬性认定为“曹操墓”,是持否定态度的。联系到安阳方面迫不及待地公开开发“曹操墓”旅游的事实,也可以窥见有关方面的玄机,让人总想起某些地方农民把山一围、然后造点八戒、蜘蛛精之类“文物”便卖票旅游的事来。当然,安阳“曹操墓”因为有国家文物局的“认定”,其“真实性”上便有恃无恐,即使许多权威考古专家质疑,“曹操墓”的认定也不会改变的,因为它已成为政府行为,又被列入过“十大考古发现”政绩,即使认定有错,要指望现任负责人改正,是绝对没门的,除非有关负责人换马或更高一级干预。而更扑朔迷离的是,有媒体指出,学者倪方六发起“苏州论坛”否定“曹操墓”,系代表声称曹操墓在河北的有关方面利益,会议的费用也是河北方面提供的,则此“论坛”的客观性就备受质疑。对于这些热热闹闹的事儿,我辈局外人显得无所适从。

判断曹操墓的真假与否,原本应当更多地立足于考古环节,通过对曹操墓真假的辨认,更多地了解和掌握三国时期的历史、文化、人文和生活习惯等。

无论是热争名人故里,或是“曹操墓”真假之争,我们切勿“弃文从商”。还记得,在海峡两岸屈原文化论坛上,众多学者共同认为,对历史文化名人和中华传统文化,应少些“故里之争”等等商业化的炒作和利用。中国端午节“申遗”成功后最大的问题不是弄清屈原故里究竟在哪,端午节到底起源于什么,而是如何传承、保护有可能衰落的端午文化,和被青年一代日益淡化的屈原精神。推而广之,一切“曹操墓”经济,我们都要加入深厚的文化内涵,不再仅把“繁荣经济”当作目的,更该将“文化”作为经济垫脚石,以旅游为支撑的经济发展也才会更加顺畅。

一般而言,考古发掘,其社会价值,首先体现在取得古代实物,以发现新的历史、文化佐证或提供对当时社会进行研究的实物、资料。就这一点讲,无论是中国早期考古中的北京周口店猿人洞、安阳殷墟等,或建国后考古发掘的定陵、刘胜墓、云雀山幕葬、马王堆、随州古墓葬、河姆渡等,其出土的大量文物都对人类历史、文学、艺术、军事、珠玉、航运、文字、冶炼、纺织、礼制等方面研究起到无法估量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这些考古发掘才有意义。而这次安阳的所谓“曹操墓”,有关考古方没有拿出一件有助于或有益于三国史研究的文物,而其“文物”又有“收缴”来而不是墓中出土的。挖坟方拿出这些“文物”,仅是为了能证明这个坟是“曹操墓”,而不见其本身的历史、文物价值,而且一经“认定”,便匆忙旅游开放,不是将文物公布后发动学者进行三国历史、文化方面的学术研究。令人不解的是,有的“墓中”出土物真实性还有硬伤,如翡翠、画像石图案等,如果墓中“出土”了不是那个时代东西,则这一考古结果还有价值吗?所以,我觉得河南方面的这次曹墓考古,其目的太“单纯”,仅是为了证实它是曹操的墓,这种考古挖坟有何意义?套用“曹操后代”雪芹老夫子的话,这就叫做“假作真时真亦假”。

也正因为如此,尽管反对声很强烈,质疑声很多,曹操墓仍将按照当地政府的目标“按时”对外开放,开始为地方政府创造财源。

近几年来,各地热争名人故里,甚至连“西门庆”这种小说演绎的流氓、恶霸和奸商式角色,都能被二省三地争抢得“打破脑袋”,可见争历史名人的吸引力之大、利益之大。正如网友的质疑,安阳不见“曹操墓”本身的历史、文物价值,而且一经“认定”,便匆忙旅游开放,这种考古挖坟有何意义?中国现在旅游经济发达,老百姓手里有了钱,就想出去跑一跑、乐一乐。随着影视作品渲染,曹操已被奉为道德英雄,旅游行情看涨,地方政府当然会抓住依靠文化古迹发展经济的大好机会。但是,要依托文物古迹等载体来发展旅游业,要依靠旅游发展经济,就务必要警惕虚假经济漩涡。各地应当结合自身实际,不可盲目跟风、虚假策划、牵强附会。不尊重历史,不考虑客观实际,借“坟墓”胡乱炒作也可能将经济引入坟墓,成为制约发展的桎梏。

由此,我产生了一个疑问:所发掘的“曹操墓”,它的价值在何处?

我们并不反对通过对历史文化的适度挖掘和开发,形成一定的经济利益,并为进一步地挖掘、开发和保护历史文化开辟一定的创收渠道。作为一个具有5000多年历史的文明古国,需要保护的历史文化太多太多,完全依靠政府投入,也难以满足需要。但是,目前各地对历史文化的开发和利用,已经完全脱离了历史文化挖掘和开发的范畴,这种“狂吃古人”的做法,与保护历史文化已经完全风马牛不相及,是一种变相的破坏,甚至可以与偷盗文物的盗墓行为相提并论。

先看“考古造假”、“学者身份虚假”等,曹操墓挖掘考古队已陷入“收钱门”,目前仍无法自证清白。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教授杨宝成就说了耐人寻味的话:考古界也就这么大,在圈内大家都很熟,作为朋友如果说错了话,这就不太好处事了……考古界存在“人情鉴定”?如此,国内考古界对“曹操墓”此事一致保持沉默,也就不奇怪了。学者闫沛东也被指身份虚假,一股学术虚假之风呼呼刮出,学者似乎已偏离学术正轨,不再注意“曹操墓”的文物价值,也不再见善待古人以及保护古遗迹、古文物的影子,这叫人们今后如何再能相信“专家说”、“学者说”呢?

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学学河南方面,把争议真假曹操墓的精力,坚决转移到开发“曹操墓旅游经济”上来。你安阳挖出了个“曹操墓”,因为有国家文物局“加冕”了,可以自诩为“正宗”,我邯郸或亳州在未控出“曹操墓”前,为眼前计,也可以按曹魏墓葬规制,各自造出专供旅游的人造景点“曹操墓”来,也卖票、正式开放,这总可以吧?君不见,山东有梁山泊“遗迹”景点,无锡有“水浒城”景点;而各地区的“大观园”景点都发展得很好,也没见有政府部门或“正宗”原址去“打假”的。若河北、安徽或湖北、山东甚至无锡“水浒城”内都造起仿古的“旅游曹操墓”,无论是国家文物局还是河南文物局都是难以干预的,因为他们并不拥有曹操墓的“版权”或知识产权。况且,大家都是为了旅游,多建10座8座曹操墓有啥?不是本来就有72疑冢的传说吗?

据媒体报道,近日,由“反曹派”主要人物、学者倪方六发起的“三国文化全国高层论坛”在苏州召开。全国各地的23位专家学者,从各个方面对曹操墓的真实性进行了反驳,最终形成共识:安阳“曹操墓”在发现和发掘过程中,存在人为策划、蓄意造假的行为。

从曝光以来,曹操墓悬疑已折腾了大半年,这也越来越像一场裹脚布式的大闹剧。有人说,学术允许存在分歧,辩论也可以继续,可问题在于文物发掘本身就充斥利益私心。众多报道称,某些学者也已偏离学术正轨,可“曹操墓”事件暴露出来的众多弊端与问题又岂只在学术虚假之风上,经济发展盲目之举,利益丰裕腐败土壤,众多问题终成发展桎梏。

那么,曹操墓的真假也就不重要了,判断曹操墓真假的手段也将不是考古,而是利益,一切由利益来说了算。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中国考古工作的一大悲哀。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化经济漩涡,曹操墓学术座谈会在肥举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