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考古学家访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应考古所邀请,韩国国立文化财研究所考古研究室主任尹光镇为团长的四人考古代表团于10月28日来考古所访问。白云翔副所长会见并与客人商讨开展合作事宜。

  B.阿穆尔丁(Berdimurodov Amridin)所长等应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的邀请来华访问,到访北京之前,已访问了考古所洛阳汉魏故城、偃师商城和二里头遗址以及安阳殷墟遗址等。

3月28日,“中俄考古现场三维重建技术研讨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八楼报告厅举行。来自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和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史前考古研究室、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的30余位学者参加会议,共同探讨三维重建技术在考古现场的应用。会议由社科院考古所边疆考古中心丛德新研究员发起并主持开幕式,研讨会由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刘建国研究员与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Lbova Liudmila教授主持。图片 1主持人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刘建国研究员 研讨会首先由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KovalevVasily 博士、Zhumadilov Kair博士与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张蕾副研究员分别介绍各自使用的的三维重建方法、应用软件情况以及摄影测量技术。Kovalev博士介绍了Meshlab、Netfabb、Geomagic Studio等多款三维编辑软件的应用情况,以及包括ZereneStacker在内的用于数字摄影焦点堆迭的方法。张蕾副研究员主要介绍了目前以悬挂拍摄法、拼合拍摄法、转盘拍摄法为主的三种可移动文物三维重建拍摄方法,并对各种方法的优缺点进行阐释。图片 2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 KovalevVasily博士图片 3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张蕾副研究员 随后,社科院考古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周振宇博士汇报了多视角三维重建技术在旧石器考古研究中的应用。他表示在旧石器考古遗址的发掘工作中,大量系统精确的数据记录是其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过去普遍使用的全站仪测量在信息获取上仍有局限性。周振宇博士以泥河湾盆地西白马营遗址核心区为例,介绍了遗址数字影像拍摄的规律和方法,并对其遗址区、发掘区、石制品的三维重建进行展示。近些年学者将三维重建技术应用到石制品分析中,取得了面积、体积、角度等精确描述,为研究提供了真实客观的数据与素材。值得一提的是,以三维模型、高程模型等形式保存的遗址信息,可以反复提取,信息获取量增长,信息数据更加直观,这彻底改变了旧石器考古发掘的田野信息获取方式,有效提高了工作效率。图片 4社科院考古所史前考古研究室周振宇博士图片 5社科院考古所史前考古研究室贾笑冰副研究员 除了旧石器时代遗址外,地理信息技术在我国边疆地区考古发掘与调查中也得到广泛应用。社科院考古所史前考古研究室贾笑冰副研究员介绍了信息技术支持下的博尔塔拉河流域区域考古调查。考古队对该区域的查干萨伊、大呼斯塔、小呼斯塔、加木楚等十几处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并对呼斯塔遗址进行试掘与发掘。贾笑冰副研究员介绍了从建立测绘控制系统到制作三维模型、从生成正射影像和数字高程模型到使用ArcGIS软件对遗址进行视域、河流缓冲区、流域面积等综合分析的过程和结果。他认为利用相关软件对数据深加工所得到的诸多资料,提高了工作效率和准确度,同时相关数据综合分析也有助于学者对某一区域的空间关系、分布规律、人地关系等问题的宏观认识。 如今,三维重建技术与虚拟展示在佛教考古研究中也取得了一定收获。社科院考古所科技考古中心刘建国研究员分别从佛寺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佛寺考古出土文物、摩崖石刻和砖塔类文物的三维重建以及石窟寺的三维重建与虚拟展示四个方面进行介绍。图片 6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Lbova Liudmila教授图片 7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Cheremisin Dmitriy教授 研讨会上,来自俄罗斯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的Lbova Liudmila教授和Cheremisin Dmitriy教授分别作了题为《博物馆藏品的显微摄影与三维重建》和《3D技术在墓葬考古与岩画研究中应用》的报告。俄罗斯学者展示了西伯利亚出土的旧石器雕像三维重建模型,以及新技术在阿尔泰山岩画上的应用。图片 8与会学者合影 此次研讨会让中俄双方考古人员对摄影测量和三维技术在考古中的应用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取得良好效果。最后,刘建国研究员在总结中强调了中俄学者间技术交流的重要性。希望以此为契机,提供一个更广阔的学术平台,增进彼此间的学术交流。

昨天下午,当记者再次来到工程现场时,两名中年男子正拿着螺丝刀在发现经幢的沟里“探宝”,而经幢则“赤裸裸”地被晾在那里,并且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裂纹将整个经幢分为两半。“我们看见新闻上有报道这个的,就过来看看。”一名男子在沟里时走时蹲,用手里的螺丝刀戳着土层,看上去像是希望从中挖出点文物来。

图片 9
刘国祥处长简要介绍考古所基本情况以及对外学术交流现状  

经幢露面引来“探宝”人

 

工程队不愿损害自己利益

 

发掘一天即被停工

朱岩石主任陪同客人参观考古所文物陈列室  

本月23日,济南市考古所在济南县西巷南段路东的施工工地中,发现了一个极具研究价值的唐宋时期的经幢。而事过3天,这件珍贵的文物依旧被泡在水中。由于该工地的负责公司至今没有与考古所达成发掘协议,这一考古进程也就被搁置了起来……

  朱岩石主任回顾了与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合作历程,希望以后进一步加强与中亚国家的学术交流。B.阿穆尔丁(Berdimurodov Amridin)所长等感谢刘国祥处长和朱岩石主任的介绍,并表达了进一步与中国考古学界开展合作交流的愿望。西北大学王建新教授和梁云教授等参加了会见。会见后,朱岩石主任陪同客人参观了考古所文物陈列室、文物修复室和丝织品修复室。

据这名工人说,考古所的人来后立刻就开始发掘。“我们就停工了。”不过工人们停工不久后就又开始干活,紧接着,考古队停工了。而据另一名工人说,当时确定是经幢后,考古人员和项目负责人进行了协商,但最后没能谈成,考古人员只能离开,“工地上要赶工期,说用挖掘机一下子挖出来就得了,但考古所的人说不行,得慢慢挖。”

图片 10

图片 11

  3月31日,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的委托,考古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朱岩石会见到访的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B.阿穆尔丁(Berdimurodov Amridin)、H.穆达利夫(Hasanov Muttalib)研究员,乌兹别克斯坦国立泰尔梅兹大学阿纳耶夫.T.J(Annayev Tukhtash Jurayevich)教授,塔吉克斯坦科学院历史研究所阿卡莫夫.Z(Akramov Zakiryo)研究员等4位中亚考古学家。  

文物保护只能算勉强乐观

图片 12
刘国祥处长简要介绍考古所基本情况以及对外学术交流现状  

济南市考古所一名考古人员说,这个经幢对于研究唐宋时期的社会文化,特别是宗教文化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刘国祥处长首先代表王巍所长欢迎客人来访,并简要介绍了考古所的基本情况以及对外学术交流的现状。他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成立于1950年,迄今已有6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唯一的国家级考古研究机构。60多年来,考古研究所先后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及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200多个市、县开展田野考古工作,在文明探源、夏商周断代工程、农业起源、古代都城考古研究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考古所非常重视对外学术交流,积极实施考古“走出去”战略,目前已与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的30多个国际知名研究所或大学建立了良好的学术交流关系。中亚地区与我国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考古所非常重视与中亚有关国家的学术交流,考古“走出去”战略的第一步就选择了乌兹别克斯坦。从2012年开始,考古所与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所合作进行了明格切佩遗址考古发掘工作,迄今已取得重要进展,这极大地推动了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研究。去年与洪都拉斯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合作进行的玛雅文明中心――科潘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揭开了我国中美洲考古的序幕,填补此方面的学术空白。在我国“一带一路”大战略下,我所正在积极争取到埃及、印度等国开展考古工作,为中国考古学走向世界,奠定坚实的基础。  

据了解在山东省,由于不少工地都在文物保护地区内,“遇到大型工程需要穿越的地方,我们对一些重点区域会进行勘探考察,但考古这东西很难说,有时候往往在非重点区域发现文物,而这时施工方常不通知我们,所以现在的文物保护形势也只能算勉强乐观。”

经幢被泡在水中

随后,记者拨通了济南市供电公司以及工人向记者提供的据称是直接施工方的济南市城建工程有限公司的电话,接通后,这两个公司的工作人员皆表示对此事不知晓。

22日晚上,在省城县西巷南段路东的施工工地中,正在施工的工人们挖土时遇到了一个“障碍”。“因为周边都是土,突然冒出来一块坚硬的岩石,于是我们就下去看。”昨天中午,一名工人告诉记者,当时他就在现场,挖着挖着那些工友们就发现那块坚硬的障碍物并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第二天大家正在围着看,后来被周围的路人和居民看见了,他们当中有人给考古所打电话,不久后考古所的人来了。”

繁华路段惊现唐宋经幢

“这种现象很普遍,工程队一般都不愿损失自己的利益来为考古让路。”昨天下午,济南市考古所的一名考古人员告诉记者,如今很多施工方都不希望在施工过程中遇到古代遗址或文物,甚至有的工程队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宁可将古代墓地或者文物直接损毁,也不愿通知考古单位。

工程方仍未给考古队答复

“我们要发掘,他们就得停工,那损失肯定是施工方的,而且按规定,考古发掘的费用是施工方出,这样一来施工方就更不愿意了。”这位考古人员说,很多人会想那考古所自己出钱发掘不就完事了?但其实不然,如果考古所自己发掘,也是不合规定的。“所以我们已经把相关文件通知给工程方了,但对方至今没答复,这样我们也很难进行下一步发掘。”

“按文物法相关规定,工程方在施工前,特别是在地下文物保护区范围内施工前必须事先和考古单位一起进行勘探。”昨天下午,济南市考古所的一名考古人员告诉记者,但是施工方济南市供电公司当时并没有通知考古所进行勘探考察。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人文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中亚考古学家访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