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次发掘至,2009年秦俑一号坑第三次发掘的主要

一、地层与遗迹遗物

发布时间: 2010/5/12 9:12:55 被阅览数: 次 秦俑一号坑第三次挖掘自2009年6月13日启动以来,截至目前,文物层以上堆积全部清理结束,出土了114件兵俑,陶俑均已破碎但大部分施彩。 俑坑曾遇雨又起火 此次发掘地点位于一号坑遗址的北侧中段,发掘面积200平方米,包括三条隔墙、两条过洞。遗迹包括建筑类、兵器类、车及附属朽迹如鼓、彩绘木环、遮汗、马橛,另有2处植物炭化颗粒堆积。 在对建筑遗迹的发掘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有的席痕与棚木之间隔有薄层淤泥,说明席子腐朽之前俑坑就曾遇雨。另外,在本次发掘区的西段有一条南北向甬道,除了横梁上的木炭痕迹外,该位置的红土层块状板结倒塌,陶俑二次受火,通体呈红褐色,证明此处曾经发生过比较大的火。 彩绘发现让人惊喜 本次挖掘发现的陶俑都是破碎的。但是陶俑彩绘情况却让工作人员感到惊喜。柲、弩、鼓等各种器物上的彩绘均有保留。尤其是2件漆柲,图案完整,色彩艳丽。 发掘出的陶俑个体因“人”施彩,肤色或粉白或粉红,服饰用色更是异彩纷呈,袖肘部多红、紫等浓烈色调。尤其是1例分段绘彩衣袖陶片,此衣袖短、窄,明显异于以往所见,直径不足一厘米的甲钉用彩也包括了天蓝、枣红、淡紫等数种。有的先用褐色漆底,再涂红,然后再涂白。同一个陶俑甲衣上相邻甲丁用色有白有雪青,这类材料充分体现了秦人服饰、秦军铠甲编缀方式的多样性。工作人员介绍,彩绘陶片少量放入实验室,大部分都要进行慎重保护。随着工作的深入,彩绘保护工作将更加艰巨。 箱型器为本次新发现 发掘中发现了2处木车遗迹,保存状况极差,大部分为破碎的木炭残迹。但在其中发现了前两次清理鲜见的材料。 两车舆的位置均有长方形朽迹,据推测,原材料不可能为木质,应为皮胎夹纻类漆器。此类遗物的性质、用途目前尚难确定,有两种推测,一是车舆内铺设的车茵,一是随车携带的皮箱。 这些箱型器遗迹虽都经火烧,但形制清晰,胎外贴织物然后经多层髹漆,口沿部分以质地较硬的植物包镶一周。胎朽后薄如蝉翼,应为皮质;织物经纬致密,似为绢;器盖上还残存纤细如发丝般的红、蓝、白色云状纹饰。器底做工考究,四周45°接缝包边,缝细不过3毫米。此物的定名、用途、性质等一系列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 本次挖掘更注重细节 据发掘领队曹玮介绍,由于前两次发掘已经完成大部分工作,本次发掘工作中更注意细节材料的提取,以便获得更深更细的数据。例如通过鼓环内织物、车幕痕迹的现场清理和显微拍照,初步统计到了不同用途织物的经纬数,并提取样品备检。此类材料对研究秦代纺织史弥足珍贵。 目前发掘工作仍在继续,彩绘回贴、土层中残留彩绘的揭取、遗址三维信息采集、资料矢量化存储以及博物馆内公众考古展示等涉及文保、博物馆学、电子信息化等各领域的相关研究将同时开展。 来源:西安日报 编辑:秋痕

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据了解,9901陪葬坑的木质结构痕迹分为棚木、封门木、厢板木、立柱、铺地木及地栿木,这六大类木结构共存在土结构内,形成了3个大型的长方体状的立体空间,作为陪葬品的容纳之地。棚木痕迹分别残存在二层台和隔墙上,过洞填土中一般很难发现棚木痕迹,个别地方残存着烧焦的木炭或者零星木灰;通过二层台和隔墙上棚木挤压的泥痕,可以清晰地判断出原来棚木的根数和铺设顺序。

此次发掘由曹玮担任领队,另有发掘、文保8名业务人员及9名工人参加。截至目前,文物层以上堆积全部清理结束,文物层的细部清理有序推进,陶质文物的修复已经开展。

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 2澳门新萄京游戏平台,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史料记载,秦俑坑是在秦末汉初这个社会大动乱年代遭洗劫和焚毁的,而这段时间内,最有可能洗劫、焚毁秦俑坑的只有项羽率领的楚军。出身楚国贵族的项羽,对秦始皇和踏平楚地杀死其祖父及叔父、毁灭他贵族美梦的秦国军队怀有刻骨仇恨,这从他入关后率领军队进行的一系列烧杀抢掠活动就可以看出。如果说他要实施报复和掠夺,那么除了咸阳城,秦兵马俑坑也是最好的选择对象。虽说秦俑坑内没有珍宝财货,但里面却有保卫秦始皇地下王国的陶质军队,有数以万计的实战兵器。

③ 夯土层。分布于棚木下的隔墙位置,依隔墙向过洞呈凸起弧形分布,厚约1.58~1.85米。包含物极少,Q8中见有动物骨骼。土质硬。土色由


发布时间: 2010/5/12 9:02:10 被阅览数: 次 秦俑一号坑第三次挖掘自2009年6月13日启动以来,截至目前,文物层以上堆积全部清理结束,出土了114件兵俑,陶俑均已破碎但大部分施彩。 俑坑曾遇雨又起火 此次发掘地点位于一号坑遗址的北侧中段,发掘面积200平方米,包括三条隔墙、两条过洞。遗迹包括建筑类、兵器类、车及附属朽迹如鼓、彩绘木环、遮汗、马橛,另有2处植物炭化颗粒堆积。 在对建筑遗迹的发掘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有的席痕与棚木之间隔有薄层淤泥,说明席子腐朽之前俑坑就曾遇雨。另外,在本次发掘区的西段有一条南北向甬道,除了横梁上的木炭痕迹外,该位置的红土层块状板结倒塌,陶俑二次受火,通体呈红褐色,证明此处曾经发生过比较大的火。 彩绘发现让人惊喜 本次挖掘发现的陶俑都是破碎的。但是陶俑彩绘情况却让工作人员感到惊喜。柲、弩、鼓等各种器物上的彩绘均有保留。尤其是2件漆柲,图案完整,色彩艳丽。 发掘出的陶俑个体因“人”施彩,肤色或粉白或粉红,服饰用色更是异彩纷呈,袖肘部多红、紫等浓烈色调。尤其是1例分段绘彩衣袖陶片,此衣袖短、窄,明显异于以往所见,直径不足一厘米的甲钉用彩也包括了天蓝、枣红、淡紫等数种。有的先用褐色漆底,再涂红,然后再涂白。同一个陶俑甲衣上相邻甲丁用色有白有雪青,这类材料充分体现了秦人服饰、秦军铠甲编缀方式的多样性。工作人员介绍,彩绘陶片少量放入实验室,大部分都要进行慎重保护。随着工作的深入,彩绘保护工作将更加艰巨。 箱型器为本次新发现 发掘中发现了2处木车遗迹,保存状况极差,大部分为破碎的木炭残迹。但在其中发现了前两次清理鲜见的材料。 两车舆的位置均有长方形朽迹,据推测,原材料不可能为木质,应为皮胎夹纻类漆器。此类遗物的性质、用途目前尚难确定,有两种推测,一是车舆内铺设的车茵,一是随车携带的皮箱。 这些箱型器遗迹虽都经火烧,但形制清晰,胎外贴织物然后经多层髹漆,口沿部分以质地较硬的植物包镶一周。胎朽后薄如蝉翼,应为皮质;织物经纬致密,似为绢;器盖上还残存纤细如发丝般的红、蓝、白色云状纹饰。器底做工考究,四周45°接缝包边,缝细不过3毫米。此物的定名、用途、性质等一系列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 本次挖掘更注重细节 据发掘领队曹玮介绍,由于前两次发掘已经完成大部分工作,本次发掘工作中更注意细节材料的提取,以便获得更深更细的数据。例如通过鼓环内织物、车幕痕迹的现场清理和显微拍照,初步统计到了不同用途织物的经纬数,并提取样品备检。此类材料对研究秦代纺织史弥足珍贵。 目前发掘工作仍在继续,彩绘回贴、土层中残留彩绘的揭取、遗址三维信息采集、资料矢量化存储以及博物馆内公众考古展示等涉及文保、博物馆学、电子信息化等各领域的相关研究将同时开展。 来源:西安日报 编辑:秋痕

9901陪葬坑初露端倪

按照原发掘报告可知,俑坑土层堆积为7层。本次发掘是承接20世纪80年代工作面的再次工作,上层堆积已经清除,工作的起始层位为第③层,即红土层。在参照东、西、南三面探方壁剖面、原始发掘报告等材料的基础上,结合实际,将此次所发掘的堆积划分为五层:

不过项羽究竟有没有“光顾”过秦始皇帝陵,他又是如何进入俑坑的,目前还难以验证。但是直到今天仍能看到的陵园建筑遗址内堆积着很厚的焚毁痕迹,确是不争的事实。利用新的考古发掘理念,基本可以确定,9901陪葬坑与陵园建设、使用和破坏基本上是同步的。(来源:中国文化报)

经发掘得知,9901陪葬坑平面呈东西向长条形,主体部分略向北凸出。陪葬坑东西两端分别有一平面呈梯形的斜坡门道,即东门道和西门道,两门道形制大体相同,平面呈梯形,两侧壁呈三角形,西门道较完整,东门道中间遭到破坏。陪葬坑主体部分面积620.47平方米,东西长40.2米,加上东西两门道总长80.8米,南北宽12.8米至16.7米,距现地表深4.6米。为坑道式地下土木结构建筑,发掘的土结构保存较完好,但木结构由于焚烧、倒塌等原因保存较差。

2009年6月13日,秦俑一号坑第三次发掘正式启动。此次发掘地点位于一号坑遗址的北侧中段,属原编T2 3方,按照国家文物局批准的200M2发掘面积,具体区域包括Q8、Q9、Q10三条隔墙、G9、G10两条过洞。

在对9901陪葬坑的考古发掘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很多被火焚烧变为木炭炭迹的棚木遗存,而许多残破的陶俑和陶马横七竖八地“躺”在坑底,周围也全是火烧土的痕迹,更说明这里曾经遭受过一场劫难。那么,兵马俑的毁坏是天灾还是人祸呢?

① 红土层。为俑坑的填土层。现发掘区内的隔墙部分几乎无存,唯有Q8西段存长6.9米的一部分,厚约0.10米;过洞部分呈锅底弧下凹,中心厚约 0.65米。土色红,质硬,经夯打,局部尚存夯窝。G9~Q10的西端有少量细绳纹陶片、陶砖。Q8西段有大片扰土,扰土内含绳纹陶釜残片、铜镞、石构件、圆环状漆器、箭菔以及大量白色、黑色植物残迹。

专家介绍,该俑的上衣由主体、两袖组成,在主体开襟、下边缘处有纯(仿真衣服的锦边),袖口也有纯,上衣从后背处开合,左侧衽压右侧衽,上衣的肋部饰有一条带子,从肩部向下饰有9列圆形泡饰。其下裳则是由裳的主体及腰带构成,裳主体的外观呈上小下大的圆桶状,腰带被上衣遮蔽,仅露出带结,在左腹前部,带环呈滴水状;下裳后侧面有一处戳印的文字,前一字为“宫”,后一个残缺,但从大体轮廓和主要结构上判断为“臧”字。

[1][2][3][4][5]下一页

专家考证后认为,泡钉俑本身属于秦俑家族的新成员,其制作、工艺以及姿态技艺、服饰艺术等都是崭新课题。同时,作为百戏俑身体上首次发现的“宫藏”(通“臧”)两字,不仅是其来源的证明,更是整个百戏俑群体身份尊贵的佐证,对于研究秦俑家族的身世等具有重要意义。


时间:2010-5-13 12:24:57 来源:不详

9901陪葬坑中还出土了一类双手伸直交叉腹前的短裳陶俑。作为同样出土于第3号过洞西部的第3号俑,其修复后通高1.6米(不含头部),其中身高1.57米,脚踏板厚0.03米。该俑整体上呈站立姿,两臂于腹前交抱,两腿分开;上身赤裸,下身着裳,裳由主体及腰间的腰带构成。脚踏板、双脚、双腿、下体等部分在彩绘下的陶胎本体均为青灰色,上身及上肢呈砖红色;陶俑通体涂有彩绘,主要以白色为主,右脚右腿及左腿的白色彩绘保存得较好;裳的彩绘仅存局部,腰带表面残存黑色的生漆,而白色彩绘就涂在生漆表层;上身的彩绘颜色偏黄。专家认为,通过观察彩绘,均可观察出彩绘涂刷的方向与纹路,这对于秦俑研究的精细化具有重要意义。

② 席子木迹层。为俑坑建筑顶部棚木、枋木及覆盖于棚木之上的席子经炭化或腐朽所形成。棚木、枋木在隔墙部分遍布,自东向西,由黑色炭迹转变为白色灰迹,厚0.35~0.02米。过洞部分分布不完全,且与①层红土混杂,并被陶俑、陶马打破、叠压。最厚处约为0.35米。席子痕迹见于G10、G9、Q8的西部。席子多呈压印残迹,其中Q8西段所见,均呈白色朽丝状平层分布,叠压黑色淤泥、白色棚木灰,应为当初席子覆盖的位置;其余各处均为上层填土上的压印,随土层的倒塌,印痕呈水平或垂立状。

此次考古发掘共出土铜器10多件、长方体铅砖10多块、铁器5件、锡器1件、石器3件、椭圆体石头3块、正方体石块2件、陶俑近30件、陶器残片若干件。其中2号过洞出土的青铜鼎、青铜球型器、椭圆体的石头、正方体的石块、长方体铅砖以及3号过洞出土的陶俑最为重要。考古专家在对9901陪葬坑进行考古发掘的同时,也及时对文物进行了拼对与修复。

古代有“乐舞百戏”之称,百戏俑的出现也让人们对当时的“乐舞”充满期待。

关于焚毁的原因,秦俑坑考古队曾在1974年的《临潼县秦俑坑试掘第一号简报》中提出“秦俑坑有可能是被项羽焚毁”。假如真的是项羽一把火烧了秦始皇帝陵,9901陪葬坑距离秦始皇陵墓仅几百米,它同时被焚烧也是可能的。

谁破坏了俑坑?

秦始皇帝陵9901陪葬坑,位于秦始皇帝陵陵园的东南角,直线距离秦始皇主陵约300米。1999年5月,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对其进行了首次抢救性试掘,由于受制于某些因素,当时试掘面积仅72平方米,也没有展开全面工作,出土了目前在秦陵地区发现的体积、重量最大的一件青铜鼎以及11件陶俑,但是陪葬坑是何形制、包含有哪些遗迹遗物,考古人员并不清楚,只好暂定名为“百戏俑坑”。2002年又进行了第二次试掘,发现陪葬坑是由3个过洞组成的,其中在第3过洞集中出土了30多个陶俑,大部分不着上衣、不穿盔甲和战袍。2011年至2013年,为配合秦始皇帝陵博物院9901陪葬坑展厅的建设,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组队,对9901陪葬坑进行整体考古发掘,发掘面积约880平方米,对陪葬坑进行了全面揭露。

除了在类型和文字上的重要突破之外,泡钉俑由于在考古过程进行了现场保护,其彩绘研究也有重要发现。根据专家描绘,陶俑下肢及脚的彩绘分为两层,上层为白色,涂刷的白色颜料为骨白,底层为黑色的生漆;下裳的彩绘为两层,底色呈黄色,颜料铁黄,表层为白色,颜料为骨白;上衣的彩绘目前保留为一层紫色,采用平涂方式,但有明暗与浓淡之分,上衣的4个圆泡之间绘有八角纹。下裳的彩绘层上绘有黑、白、灰三色纹样,绘画工艺有勾、描、填、点等方式。上衣与袖口的边缘纯部,有仿锦类丝质的纹样,以带状几何纹为主,单体几何纹、枝叶纹等作为辅助纹样。总之,该俑除脚踏板外,通体涂彩绘。

新发现的两类陶俑

根据考古修复工作得知,在9901陪葬坑第3过洞中命名为2012第4号俑的陶俑,通常又称泡钉俑。其修复后通高1.57米(不含头部)。其中身高1.54米,脚踏板厚0.03米。该俑整体呈站立姿,身体稍向左侧扭转,左手臂上举,右臂搭于胸前右侧,双腿分离,略呈小弓步;上身着衣,下身着裳。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人文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次发掘至,2009年秦俑一号坑第三次发掘的主要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