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国时代武将前田利家简介,佐佐成政不说

中文名:佐佐成政

“佐佐成政,与五右卫门盛政之子,称内藏助。封于越中,住富山城。后降秀吉,封于肥后,叙从四位下,任侍从兼陆奥守,住熊本城。天正十六年五月十四日赐死。时年五十三。”————《名将言行录》卷之十七

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即1538年1月15日-1599年4月27日),日本安土桃山时代武将,战国大名,加贺藩之祖。出生于尾张国(今爱知县西部)海东郡荒子城,幼名犬千代,元服名前田又左卫门利家。丰臣政权的五大老之一。

不破光治(1533~1583),斋藤、织田、柴田家臣,河内守。

外文名:さっさ なりまさ,Sassa Narimasa

佐佐成政于1536年左右生于尾张国春日井郡比良城(现名古屋市西区),为其父佐佐盛政第五子,因其兄长们在历次战役中战死,特别是在桶狭间之战中,已经继任比良城主的佐佐隼人正政次战死,佐佐成政乃得以成为家督,任比良城主。据说佐佐成政相貌威严,性情刚直,治军处世,恪守规矩,在织田家内被称为不通情理的“阿修罗”。

图片 1

不破氏为清和源氏之栋梁——源为义(源义朝的父亲,源赖朝的爷爷)的直系后裔。源为义第八子义直迁居西美浓赤井郡不破庄,开始以“不破”为姓。

别 名:内藏助,陆奥守,与左卫门

成政的战功武勋,已为众所周知,在此所要说的,乃是成政的文章学问。

幼时年少不羁,担任织田信长赤母衣众笔头时,曾将信长异母弟同朋众爱智十阿弥斩杀,险被信长处死。后因在桶狭间合战、美浓进攻时作战勇猛而获赦免。利家勇猛忠义,一生始终与出乎意料的机遇为伴,凡遭遇影响时代的重大事件,都能准确判断形势,正确站队而化险为夷因祸得福。在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两朝保持荣宠不衰,加贺百万石的前田家在江户时代繁衍出四藩大名——加贺金泽本藩122万石、加贺大圣寺支藩7万石、越中富山支藩10万石、上野七日市支藩1万石。

不破光治时代不破氏的势力日盛,占有西美浓约一万石的领地,成为斋藤家排名第四的重臣;以至于光治在一些“不入流”的史书中与安藤守就、稻叶良通(稻叶一铁)、氏家直元(氏家卜全)并列为“西美浓四人众”。

国 籍:日本

日本战国时代的武士,大多数文化水平不高,正是因为这样,少数有文才的武将才特别引人注目。司马辽太郎在《丰臣家的人们》一书中,描绘了德川家康在一次宫廷茶会上与公卿大臣们对咏和歌,竟是事先请人写好,抄在小纸条上,德川家康不过照本宣科而已。德川家康据说还算是喜欢读书的(喜读《东鉴》即《吾妻镜》,镰仓时代的史书),其尚且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

人物生平

图片 2

民 族:大和

但佐佐成政却与这些赳赳武夫完全不同,他曾拜儒学者千田吟风为师,学习经史、兵法,览古今之事、通文武之道。在战火纷飞的战国时代,这样的文化品位确实是非常难得。当时能够与佐佐成政并为“儒将”的,大概只有细川幽斋了(丰臣秀吉、伊达政宗之辈恐怕尚未能出其右)。

出身武家

不破光治(1533~1583),斋藤、织田、柴田家臣,河内守。

出生地:尾张国春日井郡比良城

图片 3

前田利家天文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1538年1月15日)出生于尾张国海东郡荒子城(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中川区荒子4丁目)。幼名犬千代。是尾张荒子城主前田利昌的四男,母亲是长龄院。

不破氏为清和源氏之栋梁——源为义(源义朝的父亲,源赖朝的爷爷)的直系后裔。源为义第八子义直迁居西美浓赤井郡不破庄,开始以“不破”为姓。

出生日期:1536年

佐佐成政精通诸多汉文经典,最为有名的是他引用《后汉书》劝谏织田信长的故事。据说,织田信长在平定近江、越前之后,将浅井长政、朝仓义景的头骨涂上黄金,以为酒器,很多人感到过于残酷,却不敢声张。此时,成政向信长进言:“古书有云:‘王者以四海为家,亿兆为子’。然有一夫不服者,当知德化未浴。请省不善,以有德谊。”成政所说的“古书有云”一句,见于《后汉书》卷七十九《王符传》引王符著《浮侈篇》,原文是“王者以四海为家,兆人为子”。成政说的“亿兆为子”,可能是另一版本的异文。我们应该知道,能够随口引用一个典故,前提是对该典故的相当熟悉,成政能够恰如其分地提出这一段话,说明他对《后汉书》确实烂熟于胸。由于这个故事,成政精通《后汉书》的事迹就在后世广为流传了。但是,治经史者,当然不可能只读一两部,成政既然对《后汉书》如此熟悉,对其他经典自然也应当有不同程度的研究。

前田利昌共有利久、利玄、安胜、利家、良之、秀继六个儿子,知行(日本中世纪及近代领主对领地行使支配权的历史概念)2000贯,兵役250-300人,荒子城是个东南至东西20间,南北18间的弹丸之地。除长子利久继承家业外,其他儿子只能以家臣身份服侍利久,或另谋出路。天文二十年(1551年),14岁的利家做为织田信长的小姓,出仕织田家,俸禄50贯。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清州城主织田信友和织田信长间的萱津合战,利家初阵取敌首级立功。元服后改名前田又左卫门利家,别名又四郎、孙四郎。

不破光治时代不破氏的势力日盛,占有西美浓约一万石的领地,成为斋藤家排名第四的重臣;以至于光治在一些“不入流”的史书中与安藤守就、稻叶良通(稻叶一铁)、氏家直元(氏家卜全)并列为“西美浓四人众”。

逝世日期:1588年5月14日

成政通晓经史,熟知历代兴亡,其眼光与见识也必然不同于其他普通武将。据史载,织田信长在灭武田之后,置酒高会,赐诸将刀剑珍宝,称其勋劳,君臣皆颇有得意之色,成政在会后对信长说:“臣不肖,从诸将之后,叨被洪恩,不知所报,惟愿君不自足,遂定四方。”信长壮异其言,握成政之手,入内室与谈政治。

图片 4

斋藤家灭亡后不破光治侍奉织田家,被织田信长重用。信长灭掉越前朝仓家并彻底平定了越前一向一揆后任命光治为越前龙门山城城主,与前田利家、佐佐成政合称“越前府中三人众”,并成为“柴田四天王”之一(前田、佐佐、不破和佐久间盛政)。

佐佐成政——织田信长家臣

“佐佐成政,与五右卫门盛政之子,称内藏助。封于越中,住富山城。后降秀吉,封于肥后,叙从四位下,任侍从兼陆奥守,住熊本城。天正十六年五月十四日赐死。时年五十三。”————《名将言行录》卷之十七

佐佐成政于1536年左右生于尾张国春日井郡比良城,为其父佐佐盛政第五子,因其兄长们在历次战役中战死,特别是在桶狭间之战中,已经继任比良城主的佐佐隼人正政次战死,佐佐成政乃得以成为家督,任比良城主。据说佐佐成政相貌威严,性情刚直,治军处世,恪守规矩,在织田家内被称为不通情理的“阿修罗”。

成政的战功武勋,已为众所周知,在此所要说的,乃是成政的文章学问。

成政向信长进谏的故事,不一定真实可靠,因为这明显是模仿中国史书的模式,太过于儒家化,织田信长居然成了纳谏如流的理想君主,简直不可思议。但似乎也不是完全编造,至少成政精通汉文经典,应该是有所根据的事实。

青年时期

图片 5

像佐佐成政这样的一个人物,在战国时代的芸芸众将中,无疑是一朵奇葩,也难怪时人皆称成政有“天下之器”,由此引起秀吉的猜忌,终欲除之而后快。

青年时期的利家血气方刚,年少不羁,以枪之又左卫门、枪之又左立威名。正是这份血气导致了他苦难历程的开始,磨练他的心智,使之收起了幼时的浪荡,变得隐忍稳重。

1583年贱岳会战中未参战,留守龙门山城。柴田胜家败死后与前田利家一起参见羽柴秀吉,得到了本领三万三千石的安堵状。但是光治事后宣称:“我在龙门山,佐佐成政在越中,前田利家战场离脱,猴子其实胜之不武;倘若我们三人众齐心协力,究竟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秀吉闻之大怒,勒令光治切腹;龙门山城三万三千石也被没收,其子胜光投奔前田利家。

日本人研究汉文经典,基本上相当于学外语,成政精通汉文,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精通外语”。但成政的文才决不仅仅止于“外语”,对于日本传统的和歌之道,成政亦有相当造诣。虽然“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是历史的定律,成政作为失败者,当然不会有文集或歌集传世,不过,其和歌散见于各种史料中,由此仍可窥见成政当年的风雅之姿。

弘治二年(1556年),林秀贞、林美作守、柴田胜家密谋废掉织田信长而改立织田信行继承家督谋反,稻生之战中,利家右眼下中箭,带伤作战的他发挥“枪之又左”的饶勇本色斩获宫井勘兵卫恒忠的首级立功,俸禄升为150贯,招纳了第一位家臣村井长赖。柴田胜家兵败后因作战勇猛而被饶恕,此后在信长麾下屡立战功,成为北陆道军团的领袖,是利家的直属领导。由于前田利昌是从属林秀贞的与力,因此,在信行之乱中,利家父子兄弟不得不兵刃相见。这是利家一生中的首次站队,埋下了以后,织田信长强行介入前田家内务,勒令利久将家督让位与利家的因果。

不破光治在美浓的居城——不破城与竹中半兵卫重治的菩提山城相邻,两家之间存在领土纠纷。后来不破光治“评论”贱岳会战的话是竹中重治之子重门告诉秀吉的,因此不排除诬告的可能。

图片 6

永禄元年(1958年),在与支配尾张国上四郡的守护代织田信安之子织田信贤的浮野之战中,利家又立战功。新设立的信长之直属亲卫精锐部队“赤&黑母衣众”,利家被提拔为赤母衣众笔头。同年,利家迎娶表妹阿松(芳春院)为妻。永禄二年(1959年),利家长女阿幸诞生,一家幸福美满之时,杀身之祸却悄然而至。信长的异母弟同朋众(战国大名家中负责艺能、茶事和杂役的职务)爱智十阿弥,仗着信长的宠信,经常取笑利家,偷利家妻子所赠之父亲遗物发簪时被利家人赃并获仍侮辱利家。但信长没有处罚十阿弥,不甘的利家当着信长之面将十阿弥斩杀,严重挑衅了信长的权威。信长暴怒之下判处利家切腹,后在柴田胜家和森可成等家臣的求情下,减罚为出仕停止处分,逐出家门。此时,利家已积功俸禄升为300贯,负担一家的生计,瞬间变为没有收入来源的浪人。以利家枪之又左的身手和威名,很容易在其他诸侯处谋得官职。但利家却始终忠于信长,天天在城外徘徊,众家臣轮番为利家求情,信长始终不允。根据《加贺藩史料》的记载,利家把妻儿送到了父兄所在的荒子城,自己则通过柴田胜家的介绍,来到尾张知多半岛最南端的热田神宫,做了社主松冈氏的食客,仅依靠他们每天提供的一点小豆粥过活,以等待再度出仕织田家的机会。热田神宫里的藏书十分丰富,其中不乏当时上级武士所必读的《史记》、《三略》等汉书,还有《古今和歌集》、《源氏物语》、《太平记》等和书经典。据说利家两年多的浪人生涯在此地潜心读书,从而褪去了桀骜不驯的粗糙表皮,真正的成为了一个成熟稳重的青年武士。松冈氏后来也成了利家的家臣。

另有一说不破光治于天正8年(1580)在越前死去。

1584年小牧山、长久手之战后,德川家康与羽柴秀吉和解,佐佐成政为了改变危局,率壮士百余人,冒着暴风雪,越过常年积雪、荒无人烟的飞騨立山,穿过信浓的漫长峡谷,来到远江滨松城,劝说德川家康放弃议和,出兵夹击秀吉。这是一次震惊世人的壮举,虽然德川家康惧于形势,没有应允成政的说词,但成政作为一代名将的敢作敢为的冲天豪气已由此表现尽致,为后人留下了「さらさら越え」的佳话。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成政在此次行动最艰难的时刻,仍不忘风雅,赋下一首意味深长的和歌:

图片 7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斯く计り、替り果てたる、世の中に、知らでや雪の、白く降るらん」

永禄三年(1560年),桶狭间合战,出仕停止的利家擅自参战,朝之合战斩敌首1级,本战斩敌首2级,合计斩敌3首级立功。在《信长公记》首卷中,记载上午获取功名者的名单中,前田又左卫门位列榜首。利家父亲前田利昌战死于此役,长兄前田利久继承家督之位。利久膝下仅一女无子,遂将妻子阿常和她前夫泷川一益之兄泷川益氏之庶男(另有一益之子一说)宗兵卫收为养子,改名庆次郎,元服后取名前田利益,即“战国第一倾奇者”前田庆次。利久对养子非常疼爱,安排他娶三弟前田安胜的女儿,想让庆次继承荒子城主之位。

(大意:此计若能成大功,世上谁知白雪降?)

永禄四年(1561年),利家再次擅自参加与斋藤义龙的森部合战,斩杀敌首2级,其中之一是斋藤家重臣下野守日比野清实旗下猛将,号称“颈取足立”的足立六兵卫。至此,信长终于允许利家回归,俸禄由300贯升至450贯。永禄五年(1562年),利家长子前田利长(加贺藩初代藩主,加贺前田家二代)诞生。同年,利家出阵美浓轻海之战。永禄六年(1563年),次女萧姬(中川光重之正室)诞生。永禄十年(1567年),利家出阵稻叶山攻略战。

这首和歌表达了成政对时局的感慨和复杂的心情。若能实现奇计,扭转形势,世人看到的尽是自己的武功与荣耀,还会有人记得他曾经冒着纷飞大雪翻山越岭的艰难吗?在无限的悲观与无限的期待的矛盾中,我们看到的是诗人的一丝苦笑。

图片 8

因为德川家康不肯与秀吉对抗,进退维谷的成政只得落发为僧,降伏于秀吉。1587年,成政跟随秀吉征伐九州岛津氏,于3月15日来到赤间关(也就是中国人熟悉的“马关”),触景生情,赋和歌一首:

屡立战功

「眺むれば、空らも霞まね、浪のうえに、雁の数よむ、文字の関かな」

永禄十一年九月十二日(1568年10月12日),观音寺城之战的攻城战中,利家第一个攻入敌城斩获首级,即便负伤也不退却,赢得箕作山城一番枪的美名。永禄十二年(1569年),织田信长以前田利久无亲子且病弱之由(武者道少御无沙汰-《村井重頼觉书》),下令利久将荒子城家督之位让与利家,知行合计2450贯。前田家的谱代家臣奥村永福抗命辞做浪人,至天正元年(1573年)方重归。前田家在利家的带领下,诸战有令必参,为信长所推进的统一日本大业立下汗马功劳。

(大意:远眺云霞碧空尽,关上空数雁字多)

元龟元年四月(1570年5月),信长妹婿浅井长政破盟背叛,与越前大名朝仓义景围攻信长,在金崎之战中,信长陷入退路被截的危机之时,利家做为信长撤退的警护担当,护卫信长逃回京都时,据言信长身边只剩下约10人。此时,将军足利义昭趁此机会与信长的对立白热化,在全国发布围剿信长的命令,包括朝仓义景、浅井长政、武田信玄、毛利辉元、三好三人众,甚至比睿山延历寺、石山本愿寺、杂贺众等寺庙势力都被联合起来,组成“信长包围网”。六月二十八日(7月30日),信长联合德川家康军与浅井、朝仓联军对战的姊川之战中,利家斩浅井助七郎首级立功。九月,在攻打石山本愿寺,春日井堤合战中,利家立下了被誉为“日本无双之枪”“堤上之枪”的赫赫战功。信长当即许诺将会封其近江长滨的1万石。

又随秀吉拜诣阿弥陀寺,赋和歌一首:

图片 9

「名にし逢う、长门の海を、来て见れば、哀を添ふる、春の浦波」

元龟三年(1572年),利家出阵小谷城之战。同年,利家参与平定三好义继的反叛。天正元年(1573年),利家三女摩阿姬(丰臣秀吉之侧室加贺殿,秀吉死後改嫁公家万里小路充房之正室)诞生。十一月二十四日(12月18日),利家母亲长龄院去世。同年九月,利家在信长消灭朝仓氏和浅井氏的一乘谷之战、天正二年(1574年)本愿寺显如的宗教暴动,信长之弟织田信广和织田秀成战死的长岛一向一揆(1570年-1574年,据传信长火攻屋长岛和中江两城时,城中2万男女被烧死),越前一向一揆(1574年-1575年,小丸城出土瓦片刻着:“前田又左卫门大人活擒一向宗千人。依法处刑以釜烹”。)等战役中都屡立战功。天正二年(1574年),四女豪姬(丰臣秀吉之养女,宇喜多秀家之正室)诞生。

(大意:有缘得见长门海,春日添哀是浦波)

天正三年(1575年),信长在平定越前一向一揆后,将越前八郡全数交给柴田胜家于北之庄城管理。利家与佐佐成政、不破光治获赐平分府中周边的今南西、南仲条两郡,10万石知行各分得三分之一,成为柴田胜家的目付,自此,三人便统称为“越前府中三人众”,越前两郡的活动与文书大多数均有三人众署名。利家以府中城为居城,知行3.3万石,前田家在北陆的基业,也是从这里开始的。五月至七月期间,织田氏明确划分三人众的领地,利家管有丹生郡大井村、今立郡真柄村、南条郡杣山、宅良谷和河野浦等,三人同时成为与力,三人联署的情况亦不复见。同年五月,织田信长与德川家康联合军对武田胜赖军的长筱之战中,利家担任铁炮队队长,面对武田军右翼的猛烈突击,利家沉着镇静的指挥,将信长的新式战术“三段射击”发挥出十分的威力,为织田军的胜利立下大功。在本次战役的追击战中,利家对战武田敌将弓削左卫门时右脚受重伤坠马,为家臣村井长赖所救。

图片 10

天正四年(1576年),人称越后之龙的大名上杉谦信因不满织田信长的宗教政策,撕毁与信长的同盟,转与石山本愿寺结盟。以谦信为盟主,毛利辉元、石山本愿寺、波多野秀治、纪州杂贺众等会盟形成“第二次信长包围网”。利家做为柴田胜家的助手与上杉军对峙,参与平定北陆地方的战事。天正五年(1577年),上杉谦信死后,利家趁上杉家夺位的“御馆之乱”,攻占了上杉家在北陆的大片领地。当上杉景胜继任家督,领兵出战时,利家因加贺一向一揆暴乱而归国,两军未能正面交锋。

这个赤间关,乃是《平家物语》中坛之浦海战的遗址,平家三代荣华,在此化为尘土,随海风飘散。因死者当中有年幼的安德天皇,日本皇室遂在此修建阿弥陀寺,并附带为平氏一门制作了简易的坟墓。成政来到这个饱经历史沧桑的伤心之地,想到即将亡国的岛津氏和已经亡国的自己,怎能不有所感慨?成政此时的心情,实在是无法用言辞表达的无奈。

图片 11

九州平定之后,成政受封肥后国54万石。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但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名将言行录》一针见血地指出:“秀吉赐肥后于成政,是欲亡成政之谋也。”原来,九州之地豪强遍布,秀吉要推行检地政策,势必与当地豪强发生冲突,而成政来此,一开始就被预定为出事之后的替罪羊,身死国灭,是迟早的事。果然,隈府城主隈部但马守亲永因对检地不满,举兵起事,叛乱蔓延到周边诸国。虽然成政在军事层面上出色地打败了叛军,但丝毫不能改变秀吉置之于死地的决心。成政最终被认定在这一事件中负主要责任,给予的处罚是:切腹。

天正六年(1578年),织田方的摄津守荒木村重向石山本愿寺显如送出起请文(起请文:以对神佛祈愿的形式记录誓言的文书,实际上也就是誓词)和人质,与本愿寺、毛利家订下了盟约反叛。在有冈城之战中,利家受信长之命讨伐谋反的荒木村重。同年,利家次子前田利政诞生。天正七年(1579年),信长将领地在北陆,隶属柴田胜家军团的利家派往西国,进入播磨为羽柴秀吉助战,强化增筑包围三木城的付城,参加三木合战。天正八年(1580年),担任织田中国方面平定总大将的羽柴秀吉出兵围困因幡鸟取城,利家出阵。天正九年(1581年),上杉景胜出兵越中,利家出阵。几年内转战摄津、播磨、因幡诸国,利家积功累累。

一代名将佐佐成政终于迎来了大限之期,他在摄津尼崎的法园寺平静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临终之前,他留下了最后一首辞世之句:

能登国主

「この顷の、厄妄想を、入れ置きし、鉄钵袋、今破るなり」

天正九年八月十七日(1581年9月24日),利家受封能登国四郡(鹿岛、羽咋、凤至、珠洲)、七尾城主,成为领有26.3万石知行的大名。十二月,利家长子前田利长与织田信长之女永姬订立婚约,并成为越前国府中城主。利家在织田家的仕途随着信长一统天下的发展终于平步青云,出人头地,但始终不曾进入过织田家的领导核心。此时的利家,万万想不到,更大的机遇即将随着一场惊动天下的风暴而至。

(大意:一生妄想皆空置,铁钵沉沦今破也)

天正十年(1582年),利家另建小丸山城移居,七尾城于天正十七年(1589年)被废弃。三月十一日(4月13日),利家随柴田胜家军团攻下越中富山城。六月二日(7月1日),明智光秀在京都的本能寺起兵谋反,杀害其主君织田信长。六月三日(7月2日),利家正随柴田胜家攻击上杉家,出阵鱼津城合战,攻陷鱼津城。鱼津城陷落时,12名守将皆在耳朵上穿孔挂上写有姓名的牌子,以十文字的方式切腹自尽。六月四日(7月3日),柴田的北陆军团得到本能寺之变的消息后,随即取消了对上杉氏的攻势,迅速撤回各自领地,利家当日自鱼津城坐船退保能登七尾城。

这是模仿战国前期名将、扇谷上杉家家宰太田道灌的作品。太田道灌死前也留下一首辞世:

前番为织田军的猛烈攻势所压制的上杉景胜开始反攻,能登畠山氏的旧臣温井景隆、三宅长盛、游佐续光、长景连等人也在上杉氏的支持下试图夺回能登故国。他们的反攻得到了能登石动山天平寺僧众的响应,在荒山筑城,以对抗七尾城的前田利家。

「昨日まで、まくもうぞうを、入れおきし、へむなし袋、今破りてむ」

而此时,正在西国与毛利军苦战的羽柴秀吉听闻果断地采取了行动,与毛利方达成和议,火速撤兵返回京畿。打着讨伐叛贼的大义名分的秀吉和短时间内安抚了朝廷上下获得征夷大将军称号的明智光秀展开了正面决战。天正十年六月十三日(7月12日),明智光秀兵败天王山,当日深夜在小栗栖被小股乱兵重伤后由家臣沟尾庄兵卫介错自杀。

成政在此所用的是藤原定家编撰的《新古今和歌集》中惯用的一种修辞手法,叫做「本歌取り」,后来又进一步发展为「添削」,是指用前人的一首或几首和歌来加以改写,成为新的和歌,相当于中国诗词中说的“化用”。“厄妄想”是佛家禅语,大概是指尘世的烦恼杂念,“铁钵袋”则是指自己的肉体。成政自幼上阵,四十年杀伐,空怀一身文武全才,却命运多舛,数次受辱,最后。

天正十年六月二十六日(7月25日),利家遣奥村永福、长连龙率军三千攻打石动山,前田军将斩获的1000余个首级悬挂于山门两侧后放火烧寺,拥有300间僧坊的天平寺在连续烧了两昼夜后化为焦土。至此,利家完全平定能登,能登的战国时代落幕,而现存有关七尾筑城的文书绝大多数都集中于天正十年(1582年),利家在这不同寻常的一年里,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巩固领地,加强战备上。

图片 12

图片 13

佐佐成政是织田信长家臣中最勇猛的武将。也是最忠心赤胆的一位。跟为了保全家门,时时变节的前田利家形成鲜明对比。

天正十年六月二十七日(7月26日),举行决定织田氏的继承以及所属领地、权力的再分配问题的清州会议。在继承者的焦点问题上,柴田胜家支持信长次子织田信孝,而作为山崎之战讨灭明智光秀立下显赫战功的羽柴秀吉却支持年仅2岁的三法师(织田秀信)。最终,秀吉的提议得以实现,力压柴田胜家,取得一匡天下的主动权。而柴田胜家、织田信孝、泷川一益则组成反秀吉联盟,双方矛盾进一步深化。秀吉是利家的至交好友,是利家两个女儿的养父。胜家是眷顾有加的上司,与利家情同父子。身在双方势力夹缝中的利家异常矛盾,唯有尽力协调。

他历经越前(福井县)的朝仓之役、三河(爱知县)的长筱合战、石山本愿寺的一揆(农民武装起义)讨伐,接二连三建立武功,天正九年(一五八一)终于成为越中(富山县)五十四万石守护大名。

兴衰抉择

天正十年发生本能寺之变,改写了天下大局。抢先诛讨明智光秀为亡君复仇的羽柴秀吉(丰臣秀吉),逐渐掌握主君家实权。这对心服信长,曾发誓不事二君的成政来说,是不能坐视不管的事。直性子的他,跟信长遗孤织田信雄一起拜托德川家康,于天正十二年(一五八四),在小牧(爱知县)长久手与秀吉开战,但擅长见机行事的家康,竟与秀吉缔结了和议。成政这时正向已投奔秀吉的前田开战,奇袭了末森城。

天正十年十一月三日(1582年11月28日),胜家的北陆领地进入不易动兵的冬季,遂派遣利家、不破直光、金森长近三人前往山崎宝寺城与秀吉进行和平谈判,秀吉答应了胜家的和平提议,并盛情款待了三人。十二月七日(12月31日),当北国开始降雪无法出兵之时候,秀吉立刻撕毁和议,率5万大军攻击近江,击败驻守北近江的胜家养子胜丰并迫使他降服。同时策反了氏家、稻叶、森等美浓众,逼迫织田信孝交出织田三法师,从而获得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大义名分。

(佐佐成政)

天正十一年三月(1583年5月),柴田胜家出兵近江与秀吉军对峙,利家父子从军,嫡男利长初阵。在出战前,利家将三女摩阿交与胜家作为人质,同时利家、利长父子也被分开,利长在佐久间盛政的先锋营中,而利家则跟随柴田本人。据传天正十一年四月(1583年6月)贱岳合战决战之时,利家按兵不动,保持中立,后退回能登国,导致柴田军大败,秀吉苦战获胜,羽柴家贱岳七本枪扬名天下。但实际情况是,利家在柴田军撤退时,担当最危险的殿后任务,其家臣团共30余名战死。《越登贺三州志》中记载退回越前后,利家对胜家说:“胜败乃兵家之常,亲阿父样可速回北庄收集败兵,我于府中阻击敌军。”胜家答曰:“我武运已尽,再战亦无益处,此番回到北庄便将自刃,你对我已竭尽忠义,我虽无法报答万一,但若你就此降服秀吉,我于地下亦无寸怨“ 。而《三壶记》中记载:“今次合战的败因皆由玄蕃(佐久间盛政)深入所致,与他人并无干系“。这些记载较客观真实地反映了贱岳合战的真实情况。

怒不可遏的成政,打算亲自前往远州(静冈县)浜松,催促家康重整旗鼓。这正是史上有名的「立山行」。现代在立山、黑部已有路径,观光客可以进日本阿尔卑斯山脉或黑部峡谷,但当时完全没有路,而且是冬天雪山。十一月十三日出发时,成政身边有五十余随从,十二月二十五日抵达时(记载于《家忠日记》),仅胜十二人。他为何会选择这条路径?因为西方是前田利家,东方越后的上杉景胜已跟秀吉连手了,北方是大海,他只能偷偷向南方的德川家康求救。但家康拒绝了。

图片 14

在这之前,富山城西边吴羽山山麓五福村,有位名为早百合的女子,天生丽质。家业是染坊。某天,新领主佐佐成政路过五福村,偶然看到早百合,一见钟情,从村长口中得知早百合还未成亲后,便纳早百合为妾。

秀吉军追击至利家的居城府中城,原本利家准备笼城战死,秀吉通过前锋堀秀政传达和睦意愿。天正十一年四月二十一日(6月11日),羽柴军前锋到达府中,与守城的前田军进行铁炮对射。次日平明,秀吉亲自到达,单人独马来到城门下高声叫道:“我便是筑前守,请不要开枪”。最后,利家开城出降。四月二十三日(6月13日),利家、堀秀政为秀吉军先锋,包围柴田胜家的居城北之庄城。翌日下午,柴田胜家与妻子信长之妹阿市举火自焚,日本历史进入了秀吉时代。战后,秀吉将佐久间盛政的旧领地加贺国的石川、河北两郡加赐给利家,利家把居城移到了加贺尾山城(金泽城),尾山城在整个江户时代都作为前田氏的首府。此时,利家的长兄前田利久和养子前田庆次回到能登,利家以7000石之地封予二人,利久知行2000石,庆次知行5000石。同年,利家封庆次为阿尾城主。利家的再次正确站队,为自己和前田家选择了一条辉煌腾达的道路,进入了丰臣政权中心,建立起独霸北陆的基础。

图片 15

平步青云

就在立山行那年,早百合怀孕了。正室膝下没男孩,因此正室一派深恐早百合若生了男孩,势力可能超越正室。遂捏造了早百合跟家臣之一有染的诬告。

天正十二年(1584年),织田信雄与德川家康结盟竖起打倒羽柴秀吉的大旗,小牧·长久手之战两军大规模会战将近一年。秀吉虽在兵力上占优,却吃了败仗,但秀吉攻击伊势胁迫织田信雄单方面媾和,被孤立的家康不得不送出人质接受和谈。六月,德川方的越中国领主佐佐成政派人带了重礼去前田家提亲,说是想要把女儿嫁给利家的次子利政。利家答应了这门亲事,同时派人携带聘礼回访富山城,双方借此机会互探虚实。成政表示七八月间无吉日,具体的成婚日期另作定夺,利家也未提出反对意见。就在双方礼尚往来的同时,成政每日都在富山城中操练士卒备战,利家也在边境布下重兵防御。

成政从立山行回来后,疲惫加上对家康背叛一事的愤懑,竟相信了诬告。不但亲手斩杀了那家臣,更将早百合绑吊在神通川河畔矶部堤防上的朴树,一刀一刀折磨致死。早百合的亲属也全遭砍头。早百合临死前大喊:

天正十二年八月二十八日(10月2日),佐佐成政军突袭加贺朝日山城,揭开双方连续恶战的序幕。末森城之战,成政军兵力数倍于前田军,众家臣认为救援末森无异于自寻死路,劝利家不要前往。对此利家说道:“人生一世,名流千古,若是任由奥村等将城破而死,必为天下所耻笑,内藏助(成政)虽有数万骑,但我也要率领小姓、马回与其决一胜负”。此战是前田与佐佐两氏之间最激烈的交战,佐佐军损失惨重,计有12员大将战死,从此不得不转入战略守势。前田军在末森之战中以少胜多,利家个人的威望和家臣团的团结也达到了顶峰,从而初步奠定了加贺藩的人事基础。

「我没做错任何事,竟遭这种后果,我死不瞑目,将化为黑百合。立山开出黑百合时,也正是佐佐家灭亡时。」

图片 16

翌年夏天,立山山腰果然开出黑百合。

天正十三年(1585年),前田与佐佐两氏的激烈攻防战持续将近一年,利家出阵加贺鸟越之战、俱利迦罗之战、鹰巢城之战。八月八日(9月1日),秀吉完成越中讨伐军的编组,总兵力达10万余,利家率1万兵力为先锋。富山之战佐佐成政降服,秀吉同意了成政的降伏请求,不过要求成政切腹,后在利家和织田信雄的恳求下,秀吉方宽恕成政。最后,成政被没收越中一国,其领地只剩下新川郡。秀吉将越中国四郡中的砺波、妇负、射水三郡赐封利家长子利长,知行32万石,命利家仍居尾山城,利长则奉命将富山城破毁后居守山城。 至此,前田家统领加贺国、能登国、越中国的大部分领地,合计知行约115万石。九月二十一日(11月12日),秀吉致书利家,大大褒扬了利家父子和前田家诸将的战功,称他们为“少见的勇者”。信中写道:新加封的越中三郡并非是我秀吉所赐,而是贵殿父子凭借一枪一刀自己打下来的,若是对恩赏还是不满的话,可以允许你们父子从此使用羽柴苗字。天正十四年三月二十二日(1586年5月10日),秀吉把自己的筑前守官位让给了利家,利家升任从四位下・左近卫权少将兼筑前守,在此之后日本古文书中的“羽柴筑前守”便是指利家,而号称加贺百万石的加贺藩领地也形成了初步的框架。

天正十三年,丰臣秀吉率大军攻打佐佐成政。据说,开战期间,时时风雨交加,霹雷闪电,令成政大伤脑筋,甚至会看到早百合的亡灵。最后成政只得落发,身穿黑色法衣,向秀吉投降了。

位极人臣

天正十五年(一五八七),秀吉改封成政为九州岛肥后(熊本县)领主。秀吉叮嘱成政,说那儿有五十二位土豪,千万别刺激他们,三年左右不准检地(检查土地收获量及测量地亩)。其实这五十二位土豪曾帮助秀吉平定九州岛。对秀吉来说,肥后国不但很难治理,也是眼中钉。

天正十五年(1587年),丰臣秀吉率20万大军进行九州征伐,利家长子利长担任先锋。在出征期间,为了保证后方的稳固,秀吉特意委派利家留守京都,在保证治安情况良好的前提下,利家还被托付了繁重的政务。天正十五年五月(1587年6月),岛津义久、岛津义弘战败降服,九州宣告平定。此役,佐佐成政立功,秀吉赐封肥后国国主,其原有的越中新川郡领地则给了前田利长。至此前田家已统领越中全境,利长也奉命将居城从守山移往富山。

奉命到肥后赴任的成政,内心忐忑不安。自从主君织田过世后,他老是跟秀吉作对,按理来说,早在富山城那一战时,秀吉应该砍他的头才合乎常理,但秀吉当时只没收一部分领土而已,仍让他持续当富山城主。这回又命他当九州岛大国的领主。难道有什么企图?

天正十六年(1588年),利家随秀吉参内向后阳成天皇祝贺新年兼禀报九州平定之事,并奏请天皇行幸聚乐第。四月十四日(5月9日),天皇御驾行幸聚乐第,众大名感恩涕零,据弗洛伊斯《日本史》记载,在这次天皇行幸中,利家与德川家康、织田信雄、宇喜多秀家、丰臣秀长四人另行呈上誓书血判状。同时,秀吉下赐利家丰臣姓氏,此时利家已成为丰臣政权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了。天正十七年四月(1589年),利家升任从四位下・右近卫权中将兼筑前守。

图片 17

天正十八年正月二十二日(1590年2月26日),利家升任正四位下参议。同年,秀吉完成小田原讨伐军的编组,小田原之战秀吉方动员总兵力达22万,利家担任北陆军总指挥,与上杉景胜、真田昌幸等率北陆军由上野国入武藏国,一路攻陷松井田城、箕轮城、厩桥城、石仓城、西牧城、玉绳城、河越城、松山城、岩槻城、钵形城、八王子城等诸城。武藏钵形城主北条氏邦,在围困钵形城时投降,就此成为前田家臣,庆长二年(1597年)病死于金泽城。天正十八年七月(1590年8月),北条氏降服,秀吉命北条氏政、北条氏照、松田宪秀切腹,北条氏直因是德川家康女婿而免死,流放高野山。

凑巧大阪城内即将举行花会。成政首先想到,正好可以利用花会讨好秀吉正室北政所(宁宁)。因为他听说,大阪城内正室和侧室淀君(信长之妹阿市的遗孤茶茶),经常演出女人斗争。他想,即使是天下之主的秀吉,在糟糠之妻面前应该也抬不起头。

天正十八年八月(1590年9月),秀吉进入会津黑川城,开始了标志着丰臣秀吉完成了日本天下统一的奥州仕置。所谓的奥州仕置便是对东北诸势力进行重新洗牌,没有参加小田原征伐的大崎义隆、葛西晴信、白河义亲等人的领地被没收。陆奥国的伊达政宗因违反秀吉的“惣无事令”和小田原征伐战中迟到,也被没收了会津领地,替之以大崎氏旧领。利家担任奥州检田史总指挥,负责对东北地区进行检地,由于检地触及了多方利益,其间所遭遇的反抗不胜枚举,利家一一平定后于年底返回加贺。至此,关东、奥州的远征结束。天正十八年十月二十日(1590年11月17日), 利家辞任参议官职。

成政立即命人到立山取得一株黑百合,进献给北政所。北政所欢喜若狂,暗忖,这下可以比过淀君了。没想到,花会当天,淀君的花瓶内,竟插满了黑百合。众寡不敌,宁宁输给茶茶。原来茶茶于事前得知此消息,命人到加贺(石川县)白山摘来众多黑百合。北政所大发雷霆,向秀吉控诉成政故意让她丢脸。人们都说,这也是早百合的作祟。

图片 18

话又说回来,成政赴任后,不能检地的话,就不能封土地给自己的家臣。又急于立功,终于进行了检地。结果,土豪果然叛乱,一揆烽火四起。十二月,秀吉命福冈的黑田、小仓的毛利、萨摩的岛津出兵,平定了这场叛乱。也借机将五十二位土豪一扫而光。

天正二十年(1592年),统一日本的秀吉发动文禄之役入侵朝鲜,利家并未直接出战,而是按秀吉命令将他旗下的军队集结在肥前国的名护屋作为预备队。当初,秀吉欲亲自领兵渡海,被利家和德川家康劝阻。天正二十年七月二十二日(1592年8月29日),秀吉母亲大政所病逝,举办葬礼的三个月期间,秀吉将名护屋的诸将指挥和政务委托与利家和家康,此乃丰臣五大老之原型。利家和秀吉的关系非比寻常,势力也异常强大,是除秀吉外地位声望唯一能和德川家康抗衡的大名,且为人正直忠义,利家被赋予秀吉之子丰臣秀赖的指导重责。文禄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1594年1月16日),利家四子前田利常(加贺藩第二代藩主,加贺前田家三代)诞生。文禄三年四月一日(1594年5月20日),利家升任从三位・权中纳言。文禄三年五月二十日(1594年7月8日),利家辞任权中纳言官职。

天正十六年五月十四日,秀吉以一揆之乱为罪名,命成政切腹。佐佐成政,在兵库县尼崎法园寺丧命,享年五十三岁。

垂暮之年

附带一提,近年,有专家主张佐佐成政并未杀死早百合,那是前田利家继成政之后成为越中领主时,为了方便治国而伪造的传说。真相如何,不得而知。又,黑百合是石川县县花。

文禄四年(1595年),秀吉建立“五大老・五奉行”的重臣合议制度,任命利家、德川家康、毛利辉元、宇喜多秀家和小早川隆景为五大老,辅佐秀赖。文禄五年五月十一日(1596年6月6日),利家升任从二位・权大纳言。庆长二年正月十六日(1597年3月4日),利家辞任权大纳言官职。庆长三年四月二十日(1598年5月25日),利家年老健康衰退,遂将前田家督之位让与长子前田利长,隐居草津温泉疗养。庆长三年八月十八日(1598年9月18日),秀吉病逝,临终前召见利家和家康等五大老,仿刘备托孤,托付身后之事,“五大老”共同执政,利家担任秀赖的监护人。利家和家康下令朝鲜撤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19

庆长四年(1599年),尾张派诸侯和近江派诸侯的矛盾发展到高潮,利家努力和丰臣政权诸大名沟通,消除分歧,勉强维持着和平的局面,有力的压制着德川家康的野心。二月二日(2月26日),利家在内的四大老·五奉行9人与家康交换誓纸。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1599年4月27日),利家病逝,享年62岁,法号“高德院传桃云净见大居士”,葬于野田山墓地。闰三月二十四日(5月18日),利家官职追赠从一位。利家病逝当天,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人袭击石田三成。历史学家认为,利家的去世使唯一能够有力制约德川家康的因素消失,直接导致了丰臣家的灭亡。翌年,爆发关原合战。十六年后,大阪城落,丰臣秀赖和生母淀姬自焚。元和偃武,德川家康夺取了天下建立德川幕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古今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战国时代武将前田利家简介,佐佐成政不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