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姑苏的小巷中,故土是水乡

原标题:姑苏见

“梦里几度到苏州,乌鹊桥红看晚霞”

苏州,离无锡太近了,以至于不用乘火车,公交转公交也能方便联通并到达两市的中心。之前已经有过了这样的尝试,感觉挺有意思,所以又去走了几个地方,当然不是反复重游,而是走一些冷僻的小巷,看一些历史的沉淀。

慕名几次造访水乡乌镇,刚入景区,就仿佛回到了儿时的故土。前街后河,古桥驳岸,粉墙黛瓦,舟楫悠悠,一幅幽雅恬静的江南水乡风情画,这于我曾经多么的熟悉,如今又显得有点陌生。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对苏州的向往由来已久,并不仅仅是那里有我忘年之交的朋友,也并不仅仅是那里有渔火荧荧的枫桥和钟声悠悠的寒山寺。我总觉得那里有我梦牵魂绕的东西,和一种难以言传的情结。

从干将西路养育巷下车,避过地铁施工的道路,走大石头巷拐至人民路并向南行驶,首站目的地是文庙,也就是孔庙,大概全国有纪念孔夫子的庙堂布局也很类似,就像佛家的寺院一般,总是对称着一朝一朝往里面递进,总有叫作棂星门、大成殿的建筑,走进大成门,那古老又雕刻精致的石牌坊棂星门和大院中参天古木加上精心布置的树木盆景,让人感觉气势庄重又生机勃勃,建筑的古老和春天里植物的青葱相映成赏心悦目的和谐。范仲淹在建造这座府学加孔庙的建筑时,那时的苏州城叫平江府,在北宋已经非常繁华了,有宋代的石刻平江地图为证,遥想古代的苏州,应该比现今有趣多了,小河把城市隔成方方正正又小小快快,石桥一座一座横横竖竖接通着对岸的小街小巷,河中还穿梭着来来往往的轻舟小船,城市就这样像小河的水一般娴静并流动着,把热闹和安静一并悠悠地带来又带走。

默默伫立河畔,抚摸着古迹斑斑的石栏,凝视那清澈温润的碧水,感受着古居的宁馨,感受着流水的空灵,感受着岁月的流逝,也感受着人与水的依恋……

杜荀鹤这两句唐诗,曾多么形象地概括了苏州的风貌啊。然则日月经天,沧海桑田,而今再回苏州,即与我儿时所见相比,苏州人家已多半不再枕河。曾经的河畔人家,或迁入高楼林立的小区;或已枕着灯红酒绿的商铺入眠;或则开着私家车,穿梭在车水马龙的通衢大道——当年杜荀鹤深情吟咏的“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之意境,看来已消逝在历史的烟波里了。

枇杷飘香的季节,我乘车来到了苏州。

图片 1

历经千年沧桑的乌镇,如今碧水长流,古桥依旧,被推崇为“江南第一水乡”。从心底敬佩乌镇人的睿智远见,较为完整地保存了水乡古镇的原生风貌,没有让如诗如画的江南风情,尘封在历史的长卷。

这也难怪,年轮在转,世事在变。而全国都在变,富甲天下的苏州更不可能不变。不过,有天我偶然拐入光怪陆离的大街背后,恍然又生出种穿越的感觉,眼前的一切竟浑似儿时光景。原来苏州仍有着这么多、这么长、九曲回肠、迷宫般的深巷在呢。依然是巷里有坊,坊中有里,你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就连窄窄的一个门廊中,也深不可测地藏着许多人家。有些石库门里,楼上楼下晾满衣衫,巴掌大的天井里,塞满杂物。而贯穿这些小巷的,仍是那曲曲弯弯细细长长的小河!虽然河上已不见一叶扁舟,河水也失却往日的清冽;但小河两岸的人家,依然“尽枕河”。而那一顶又一顶翘首相望的小石桥,几乎还是旧日模样。坐在石桥栏上一望,两岸挤挤挨挨的房屋,依旧坡顶小瓦、木格窗扇;只是相形那些新小区,备觉低矮陈旧。但家家屋后那悬空条石砌成的亲水台阶,虽已无人浣洗,但与皎月下的幢幢垂柳却依然相映成趣,令我怦然心动。

一到苏州,我便迷恋上了粉墙黛瓦的水巷民居和烟雨渲染的石板拱桥。

图片 2

流连于如梦如幻的乌镇美景中,一抹伤感不禁郁结心头:可叹我不是乌镇的子民,而只是朝来暮去的过客;这清新脱俗的水乡风光,只是我路过的风景。

说到月色,千百年来,她曾窥见这“尽枕河”的人家中多少悲欢离合、几多起承转合呵!那么,她可知小巷中人,眼下又作何感想?

苏州古城池,基本保持着古代河道系和“水陆并行,河道相邻”的双棋盘格局人家。虽然历经岁月的剥蚀和战争的劫难,“小桥流水人家”的风貌依然随处可见。

图片 3

怀恋儿时的故土,那是比乌镇更加典雅更加秀丽更加有水乡神韵的江南小镇,可惜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如今旧貌不再。

沉吟间,友人开口了:“真好呵!这地方比陈陈相因的大街有味道多了!”确实,仅从游人的审美或怀旧而言,这里真是别有韵味。但对于长居之人,也会为之陶醉吗?别的不说,住在这肠道般扭曲狭窄的巷子,你的呼吸都仿佛会艰涩一些。许多拥挤逼仄的旧屋里,有的连电视、冰箱都难有落脚之地。“比如你”,我对友人说:“虽然你觉得美,可是你愿意住到这里来吗?”他立刻摇头摆手,反问我:“你呢?你也不会愿意呀。”

徒步水巷,便见人家临水而居,浣纱洗衣。许多居家都是前街后河,时常可见有的人家,探出一座木桥,通向后街。唐代诗人对此多有吟咏,如:“绿浪东西南北水,红栏三百九十桥”(白居易)“水似棋文交度郭,柳如行障严遮桥”(皮日休)“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杜荀鹤)等,苏州民居风貌的特色也因这些诗句而成为古城优美的风景线。

图片 4

故乡于赤乌二年建县,境内河流纵横,水域密布。据说,1946年全县有桥梁711座。读先贤叶适的《永嘉开河记》,依稀可见家乡宋代之前的风貌:“环内外皆为河,一坊一渠,舟楫必达;可濯可烹,居者有澡洁之利;可载可泛,行者无负载之劳。”

人,甚至社会,有时真是很自私呢。一方面,我们追求、创新,永远揣着无数梦想。另一方面,我们又那么恋旧、一步三回首,希望留住一切旧梦,或永远活在历史的美感中——当然,这是指别人。自己则住高楼、开豪车,远远地玩味着一切旨趣。

苏州的朋友告诉我说,旧日的苏州河水清澈透明,水中有鱼有虾,时常还可以钓到黄鳝。那时河畔两岸的人家,不但用水很方便,而且,还可以在河埠石级上捣衣洗菜,闲坐在石栏旁喝茶聊天,或者看乌篷船悠悠划过。据说,赛金花的父亲就是青龙桥畔一家茶馆的水夫,挑水只需上下河的功夫。枕河人家还有个好处,就是每见有船只摇过,叫卖声声,枕河人家便从窗里吊下竹篮相购,堆得高高的稻柴船一到河埠,不多时就成了一叶轻舟......

图片 5

我生养之地乃小小的县城,同样也是河道蜿蜒,小桥轻卧,各式各样的木桥、石桥随处可见,据史书统计,宋至民国年间建造的古桥就有34座,加上临河民宅私建的门前桥,总计达70多座。如借用唐代杜荀鹤“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这首诗来形容,确实恰到好处,一点也不会过分。

说到豪车,我恍然意识到,怪不得苏州街上电动车多如过江之鲫;他们多半出自这些“尽枕河”的人家吧?住在这疑似被现代文明遗忘的小巷落里,你再有钱,也无从开车呢。而再留心一听,那些来来去去的小巷居民,已多半是外乡口音。那些个“土著”的苏州人,显然都更愿意迁到高楼大厦上,去回眸那“人家尽枕河”的美景去了。

在雨中游览苏州的环桥河水和狭小的街嚯,你自然不自然地就会感到,居住在这里的人家,总是有那么一种悠然自得的神态。使你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戴望舒的那首《雨巷》:“在悠长悠长的雨巷,有一位结着丁香花一样忧伤的姑娘,打着一把雨伞......”

图片 6

我记忆中的旧城,就是水乡泽国,枕河筑屋,依河造路,流水轻漾,涟漪微荡,桥街相连,舟声悠悠,迈出家门就是河,沿河就是街,狭窄的街巷,光滑的石板路,“出门见舟桥,十步一埠头”,可以说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典范。

当然,我毫无嘲讽他们之意。毕竟,谁会愿意自己的生活落伍呢?同时我也相信,现代文明不会永远遗忘这些深巷。传统之美终有与现代化和谐相融的机遇在的。

许是苏州人对古城的保护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漫步在河畔街和,随处便可见古桥、古屋和古塔,颇似旧体诗的用典。如果说那三横四直水波粼粼的小河,是一首诗行的分隔,那么,烟雨渲染风格各异的石桥,就分明是音韵的顿挫了。再看那高高低低的门墙,你就会觉得好像是线装书里的老宋体字,虽说有的已给蛀蚀得缺撇少捺,却仍不失古朴的神韵。踏上鹅卵石墁地的老街,你会发现两边的老店铺,好似律诗的对仗,虽不是那么工整,但也无逊规矩的底蕴。

图片 7

水,是江南的文明,也是水乡的灵魂。

姜琍敏

然而,苏州毕竟不是历史博物馆,它也在时代的变革中悄悄地发生着变化。

图片 8

我生在水乡,长在水乡,这里藏匿着我魂萦梦绕的童年。从小在桥上奔跑,在水边游玩,水是我最亲密的伙伴,脑海中记忆深深的童年往事许许多多也与水有关。

作者:姜琍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于是,大部分城墙被拆除了,水巷也被填没了,踏级拱桥和小石板桥也被钢筋水泥的大桥取代了,狭窄的石子路变成了宽阔的沥青大道。就像曾经辉煌一时的昆曲和评弹现如今已黯然失色一样,一栋栋洋式的高级大厦,破坏了园林建筑的协调;“小楼一夜听春雨”的街巷,轰鸣起轻骑摩托的噪音;灯红酒绿的广告箱和霓虹灯,无情地嘲弄着文化名城的审美情趣......

图片 9

很小的时候,我就跟着奶奶去河边洗衣裳,冷天一般在中午,热天大都在傍晚。每次奶奶总是先把我安顿在桥上,才走下埠头的步步石阶。埠头总是有好多洗衣的女人,她们将“汤揭”(用于洗衣洗脚的木桶)在埠头的石阶上挨个儿排队,那些洗衣和等待洗衣的女人都特别会拉家常说笑话,在衣杵起落之间时而叽叽喳喳,时而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不谙世故百无聊赖的我便趴在青石桥的栏杆上,或数点着河面游水的鸭子,或盯着涟漪看它时起时伏……

责任编辑:

我不知道苏州的明天会变成什么模样,但我相信,那些慕名而来的中外游客,并不是来苏州观赏玻璃幕墙反射出来的商业色彩。他们来欣赏和游览的,恰恰是那剑池下墓门紧闭的千古之谜,是那午夜梦回的寒山寺钟声,是那网师院净化魂魄的昆曲丝竹,是那深巷响起的虎丘阿姊销魂蚀骨的卖花声,是那江枫渔火的枫桥......

图片 10

刚读小学一年级,一次学校劳动课布置积肥,我在自家院子和小巷边拔了一些杂草,装在竹编的篮子里,高高兴兴地往学校跑,一不小心在潮湿的石板小路上摔了个跤,手中的篮子连草被滚进了路边的小河。看着篮子漂向河中央,想到自己不能完成劳动任务,又丢了奶奶买菜的篮子,便站在河边哭泣。恰好此时河上划来一只小船,在众人的招呼下,划船汉子捞起篮子扔到了岸上,这时篮子里虽然只剩下半篮杂草,我却顿时破涕为笑。

由此,我想到了泉城,想到了泉城昔日“家家泉水,户户垂柳”江南特色的民巷,想到了大明湖畔荷花女的叫卖声,想到了老残游记里的说书声,想到了那石板路涌出的清澈的泉水和护城河畔垂柳依依的夕照景色。

图片 11

水很温柔,但每个热天都会听到孩子溺水的消息。我是个还算乖的孩子,听从家长的告诫,从来不敢擅自下河。每次玩伴们欢天喜地下水,我只能孤零零地坐在埠头观看,那些淘气的伙伴,常常故意把水挥泼到我的身上,我不躲也不藏,心甘情愿让他们把我全身浇透,不下水游泳也能享受河水的清凉。为此经常穿着湿漉漉的衣裳回家,当然也要承受偷偷游泳的冤枉。

失去的还会再回来吗?!

图片 12

会游泳是水乡男孩应有的技能。小学四年级时,父亲终于教我游泳,也许是和水毫不陌生,也许早已熟悉了游泳的姿态,下水十来天我就能在河中游上一个来回。那时学校提倡游泳活动,会游泳的学生都有下水的资格,可以跟着班主任去临校的小河去游泳。班主任是个来自城市的姑娘,有着曼妙的身材、凝脂般皮肤,每次她穿着红色游泳衣来到河边,在夕阳辉映下,她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引得小河两岸行人都注目观看。作为学生,老师受人青睐,我们也感到些许自豪。

但愿,多留一份回味,少留一份遗憾。

图片 13

当今的家乡已不再是当年安谧恬静的水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喧嚣的城市。站在家门四望,已不见波光粼粼、舟楫往来,昔日城中的河道大都已不复存在,或填平拓宽为街道,或建为高楼大厦,只留下许许多多含河含桥的地名至今仍在沿用,模模糊糊地记载着历史的印痕。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图片 14

家乡没有乌镇的福分,永远失去了小桥流水的静谧和绵长,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水乡的原生环境。无数次魂牵梦萦的寻踪,走进梦境中原汁原味的儿时水乡,留给我的只有: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惋惜,和对远逝绝美的眷恋……

“家在画中住,人在画中游”

图片 15

小桥流水人家,如今再也不属于家乡,但故土曾经的河光水色,已深深地烙在心中,时时浮现在梦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诫我:家乡过去是水乡!

苏州就像是一首平仄顿挫的律诗,吟毕犹觉诗意缭绕,回味隽永。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文庙隔着人民路的对面,有沧浪亭的牌坊,再前面是一条小河,顺着小河而行,对岸便是著名的沧浪亭,九曲石板架成了进门的唯一通道,古色花墙内郁郁葱葱,再往前走,小河忽得开阔成一片池塘,亭廊水榭沿岸构成的观景走道把这个园林的美外露得分外显眼,与其它的苏州园林那种内敛和低调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想到了《浮生六记》中的沈三白携芸娘的游园,自是一种羡慕在心头。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沧浪亭的旁边是颜文梁纪念馆和苏州美术馆,只记得陈丹燕在《上海的风花雪夜》中写过颜文梁在上海的故居,不过也忘了具体的内容,隔岸一看路过而已。从乌鹊桥巷十全街凤凰街进孔付司巷,据说这里历史丰厚,只是小巷两旁大多已是现代的多层民居,幽静是有的,历史恐怕遗失了不少,瑞云峰隔着学校的高墙自然也是不能看到的。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图片 73

图片 74

图片 75

图片 76

图片 77

从迎风桥弄出来沿着望星桥南走了一段折回,再沿着望星桥北直行,依然是小河小路并驾齐驱地向前延伸,两岸的家居有些依然如旧,有些已是多层楼房,只是不算太高,也迎合了这样的枕河风貌。穿过一顶小石桥,到对岸的叶家弄继续往北行走,左转进定慧寺巷,这里面有漂亮的双塔,也有一座定慧寺,尽管寺庙大同小异,也进去转了圈看看建筑雕塑,出来右转凤凰街南下转民治路,到苏州公园看了个究竟,其实不大,只是一个公共的露天花园而已。

图片 78

图片 79

图片 80

图片 81

图片 82

图片 83

图片 84

图片 85

图片 86

图片 87

图片 88

图片 89

图片 90

图片 91

图片 92

图片 93

图片 94

图片 95

图片 96

图片 97

图片 98

图片 99

图片 100

图片 101

图片 102

图片 103

图片 104

图片 105

图片 106

图片 107

图片 108

图片 109

图片 110

图片 111

图片 112

穿过干将路折到临顿路北上,从南显子巷进平江路,因为平江路早已经逛过,所以特意去悬桥巷,以前看过资料说这条小巷中最出过许多名人,尤其是读书人,像明朝的首辅申时行,清代的状元洪均,近代的学者顾颉刚。顾家花园看到了,洪均故居参观了,申时行是明万历年间的,他的故居只是传说了!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是感叹这么一条小小的窄巷之中到底蕴藏了怎样的气韵呢,居然走出了这么多的读书人,还不止我所知道的这些,其他人我孤陋寡闻记不住了。

图片 113

图片 114

图片 115

图片 116

图片 117

图片 118

图片 119

图片 120

图片 121

图片 122

图片 123

图片 124

从悬桥巷往东穿过平江路是大新巷,旁边又是一条平行的小河,见郭绍虞故居,又是一位读书人,走仓街北上,到胡厢使巷西拐,看到一处矮房挂着唐纳故居的房子,透过敞开的大门可以看到挂满了晒晾的屋檐,依然有人居住,平常人家的风貌亲近如旧。

图片 125

图片 126

图片 127

图片 128

图片 129

图片 130

图片 131

图片 132

图片 133

图片 134

图片 135

图片 136

图片 137

图片 138

图片 139

图片 140

图片 141

图片 142

图片 143

图片 144

图片 145

图片 146

图片 147

图片 148

图片 149

接下来的路程是在这样的小巷里一直朝西,经过了曹胡徐巷,史家巷、闾邱坊巷、闾村坊、高狮巷转中街路往北,转东中市、西中市,最后到达广济路留园路口,乘车返回无锡。

我在谷歌地图上把那天的行走路线画出后粗略估算一下,行走了13公里以上,因为有些地方是绕进绕出的,加上拍照和小坐休息的时间共花了4小时整。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地域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游走在姑苏的小巷中,故土是水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