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舅舅,四十张全家福

原标题:关于吃的回忆

              怀念舅舅

时光荏苒,光阴不复,美好的岁月总是难以挽留。也正因如此,每一张满载回忆的旧照片才更加显得弥足珍贵。在即将播出的央视综艺频道重阳节特别节目《九九艳阳天》中,一组特殊的全家福照片令全场为之动容。这些照片的主角是北京一户“四世同堂”之家,1978年以来,一家人坚持每年拍摄一张全家福,40年从未间断。如今,已积攒了40年的家庭相册不仅诉说着他们往日相处的点滴岁月,也悄悄见证着改革开放以来一家人越来越富裕的日常生活。

青年学生说 光影里的春节记忆

杨德民

      在我十岁之前,我没有见过舅舅,也不知道自己有舅舅。一九七三年年底,父母亲在家准备了许多年货,并将年货打成二十多个包,我问母亲为什么?爸爸说,今年春节要在母亲的老家过,去看老家的舅舅,舅舅家住的那个小村有二十来户,每户人家我们要送一个年礼包。

从一家四口到四世同堂 四十张全家福演绎岁月变迁

图片 1

儿时的记忆中,食物都是很珍贵的。

      我好奇的问母亲:“我还有舅舅?”

此次即将亮相央视重阳节特别节目的“老李家”,前年刚刚添了第十口人,成为了“四世同堂”的幸福大家庭。据长子李波介绍,1978年他们的父亲是军工科研工作者,母亲则是曾参加抗美援朝的随军护士,他们和两个儿子组成了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当时照相馆拍一张照片是5.6元,对于月收入只有70多元的父亲来说并不算便宜,但为了“定格”幸福最初的样子,在父亲的提议下,1978年过年,他们在北京王府井的中国照相馆拍下了第一张全家福。那一年,穿军装的父亲英姿飒爽、母亲端庄贤惠,身边的两个少年也风华正茂。

李徐铭

打开尘封记忆。上世纪70年代,虽然经过二十余年建设的新中国,在旧中国“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有了新面貌,但还明晰地记得那时仍然物质短缺,很多食品要凭票供应,即使不凭票,也很难买到,即便是能买到,按当时人们的经济收入,是一项较大的开支,平时多数家庭都很少问津的。至今还常回忆起母亲生前说过的一句话“穷怕亲来”。当时我不理解妈妈说这句话的含义,难道是母亲不重亲情,还是有其他什么因素?后来我成家了,对这句话有了自已的理解,原来是不当家不知担当。过日子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较低的工资,匮乏的物资,着实让人伤透脑筋。而按照我国的传统,再穷家里来了客人,也要重礼节,摆上四个碟子。这样就会让那个年代的人掂对好一阵子。可是那时正处于少年的我,不谙世事,反倒盼望家里常来客人,借机吃点好吃的。

      母亲回答说:“你有三个舅舅,我有二十年没回老家了,你的大舅二舅我也有十多年没见到了。”

对这家人来说,数字“四”仿佛有着特别的含义,从第一张合影之后,他们每年春节都会拍一张全家福,到今年整整四十年。一晃四十载,全家福从最初的两代四人,变成了四代同堂,四十张全家福记录下了这一家人的幸福岁月。在现场采访中,主持人注意到从1987年后的全家福中,总是有一瓶茅台酒,谁曾想在询问中得知这个酒瓶竟然是“道具”。原来在李波结婚时,家里曾花13块8毛钱托人买到一瓶茅台酒,“那时候要是喝上茅台酒就很不简单了,我们家还没那个条件,就是每次拍照片摆上感觉很喜庆。”所以李波的父亲把空酒瓶留了下来,每年拍全家福的时候就拿出来当道具,这个小小的酒瓶,象征着全家人对幸福的期盼,也代表了他们内心企盼“留住陪伴、留住爱”的美好心愿。

学校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清晰记得母亲的堂哥,40年前从家乡安徽第一次来到我们家——黑龙江省八面通局光义经营所,这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家里第一次来的最远道、最尊贵的客人了。到来的前一天,父亲和母亲张罗着怎么招待,平时一向乐观豁达的父亲,脸上却失去了往日的欢笑,看得出他在为如何招待好这个未曾谋面的“舅哥”发愁呢?

      我回想这一阵子母亲和父亲忙前忙后,有时还偶尔看到母亲在偷偷擦眼泪,原来是在想念舅舅了。

“定格”日常点滴 用相机记录不断“加倍”的幸福

学院 研究生院

舅舅来到后第一次用餐,父亲和母亲都亲自下橱,不知他们费了多少周折,桌子上竟然摆上了四道菜:炒水豆腐、油炸花生、煎鸡蛋、午餐肉罐头。由于时间太长,面对这样的款待,舅舅那时是怎么说的,已经记不得了。但事隔40年后,舅舅在上海创业的外孙子,也来到了我的家,还充满感激的谈到了当年,他的外祖父一直念念不忘来到东北,我父母热情接待的情景。可我却毫不掩饰的说,当年我眼巴巴地望着桌子上菜,直吧嗒嘴,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当时家里的规矩是,家有客人小孩子不能上桌,等大人喝完酒吃主食的时候,才能上桌吃饭,可想而知,那时我按耐不住,迫不急待的心情。

    母亲家乡在衡南县栗江镇新桥村新塘尾组。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早上,我们一家坐客车来到了栗江镇,表哥郑启云一大早就站在客运站等候。下车时,表哥笑呵呵的将父母亲扶下车,并抢下两个最重的包背在肩上,他走在前面带路。

“日子确实是越过越好了”,李波的儿子李嵘欣在现场由衷感叹道,他们一家人的生活水平也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慢慢发生了改变。在1988年的全家福中,年夜饭的菜品明显单一,一桌像样的年夜饭也不过是两毛钱的肉和白菜熬茄子。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对外市场的打开让李波一家的餐桌发生了革命性变化,大桶装的雪碧、可乐、洋酒和北京人最爱的北冰洋走进了千家万户的寻常百姓家,再不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等到2005年,李嵘欣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他用第一个月的收入给全家人买了新衣。2006年春节,全家人都穿上他送的新衣服,过年的大合照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鲜艳亮丽。

年级 2017级

这种心态现在的孩子难以理解,更难以置信,因为现在平常日子里就想吃啥吃啥,也不缺零食,没有这种感受。而那时小孩子吃个零食,可是件奢望的事,偶尔吃块冰糖就算是“极品”了,嚼上几口清炒黄豆粒,就乐得撒欢了,别说吃这吃那的。

      我空着一双手屁颠屁颠的跟着表哥走。这是我第一次回农村老家,乡村的景象,让我感到非常新奇。回村的小路是沿着栗江支流小河逆流而上,路是由一溜高低大小不同的青、红、灰石板砌成,石板的背阴面长满青苔。看着路旁清澈的河水,河滩的野花野草,闻着空气中清新的花香,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新鲜。我一路上边走边看,不知走了多久,当我累得满身大汗,不想走了的时候,我问表哥还有多远的路?表哥说,从镇上到村里有九里路,我们才走了三里多,还早着呢?

今年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李波一家也正好与国家“同步”,共同走过四十年的风风雨雨。经历温饱到小康,从小康到富裕,李波一家人从70年代初随军入京,到今天四十多年扎根成为新一代北京人,为这个城市的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他们用相机记录下的,不只是一家人温暖的记忆,更是在点点滴滴、柴米油盐间,记录着四十年中人们日常生活的变化,也见证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历程。

春节,即农历新年,一年之岁首,传统上的“年节”。俗称新春、新岁、新年、新禧、年禧、大年等,口头上又称度岁、庆岁、过年、过大年。春节历史悠久,由上古时代岁首祈年祭祀活动演变来。在古代民间,人们从腊月的腊祭或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便开始“忙年”了,新年到正月十九日才结束。百节年为首,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它不仅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思想信仰、理想愿望、生活娱乐和文化心理,而且还是祈福、饮食和娱乐活动的狂欢式展示。

那个年代,来了客人四道菜是不成文的约定俗成,更是小孩子们“打牙祭”的好时候,也是那时让小孩子望眼欲穿、挥之不去的时代印记。

        记得那时,那条通往家乡的羊肠小道旁有三个八角凉亭,专供路人歇脚用,好像是每三里路一个,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我是走到第二个凉亭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走不动了,我一定要休息一下再走。父母拿我没办法,一路上让我休息了两次。

当一家人与祖国共同繁荣,当改革开放的大步伐融入普通家庭愈加富足的生活。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德,一国兴德。也唯有小家的平凡幸福,才有国家的盛世繁华。

“除夕真热闹。家家赶做年菜,到处是酒肉的香味。老少男女都穿起新衣,门外贴好红红的对联,屋里贴好各色的年画,哪一家都灯火通宵,不许间断,炮声日夜不绝……”这是老舍先生笔下的《北京的春节》,也是我儿时记忆最深、最有共鸣的一篇小学课文。尽管现在自己早已告别了孩提时代,但每每读及此文即使身处异地他乡也常心驰神往。不可否认,春节这一蕴含亲情、乡情和家国情的盛大传统节日,在中国老百姓的心中是无可替代的。纵然在改革开放大潮激荡的40年里,它随着人民的生活和时代的变迁被注入了新的内涵、有了更多独具时代特色的表达方式。但不变的是其始终折射出的炎黄子孙心中深深的情愫,是反映中华传统文化的一张靓丽名片。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华大地吹响了改革的集结号,森工战线同其他领域一样,开始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靠多种经营增收,多元化的林区经济,务林人过上了好日子,消费水平渐次攀升。招待客人也开始升级,由原来的四道菜逐步增加,品种也开始多样化,但当地取材和传统食物占多数,什么猪肘、鸡、鱼是必备的。可以说是大鱼大肉阶段,不仅是有客人时吃,平时也时常拉拉馋。

        后来,我一瘸一拐的跟着母亲,落在后面,又累又饿实在迈不动脚步。临近中午一点钟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小村子里面放起了鞭炮,紧接着过来了十多个人。有一个穿着破烂棉袄,腰间系着又旧又脏的草绳,头发蓬松,满脸皱纹的老头,笑呵呵的直接奔着我过来,口里说着我的好外甥我的好外甥来了,吓得我就想往田里跑。这时,母亲笑着拉住老头,要我叫他大舅。我当时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大舅像个叫花子?

父辈们节日里的忆苦思甜

闲瑕时,闭目养神,回想所经历的,看到的,对比40年间国家的发展,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和预期。

      村里的大坪上站满了人,许多村民手里端着装满糖果饼干的小盒,大家满脸带笑的看着我们。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城里人到乡村过年,村民们感到很稀罕,家家户户全部出来迎接我们。那时候,乡村民风很朴素,对待任何村里人的亲戚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也因为可能是穷的原因,一家人招待自己的亲戚,显得不够热情。于是,村里慢慢就形成了一种习惯,无论谁家来客人,大家都会将自己家里的团盒(过年装小吃的果盆)拿到有客人的村民家,待客人走后才收回。而我,看着满桌的团盒,显得非常兴奋,翻开这个团盒看看,拿一点吃,又翻开那个团盒看看,拿一点装在衣兜里。父母亲用眼色或用话语、手势制止我,我要么装作没看见,要么就不理不睬。

“我们小时候过年,哪有现在的孩子那么幸福。那时候家里穷、兄弟姐妹们又多,新年穿的衣服都是哥哥姐姐们穿破了或者穿不下了之后母亲给改制的,最多家里收成好的时候给纳双新鞋,但就是那样我们也开心的不得了,天天盼着过年。殊不知其实过年开心的也就是我们这些无忧无虑的小孩子,父母亲反倒是比平常更累、更辛苦。”

改革开放40年,林区人的日子越来越好。尤其是近几年更是日新月异。“吃”上就是最实实在在的体现。由原来招待客人、过年过节才能吃次大米白面,到后来想吃就吃,再到如今讲究吃的营养,吃的健康。人们的消费观念在转变,养生意识在提高。这些变迁见证着林区人生活质量的提升,也见证着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

      这个年是我终身难以忘记最幸福的年,直到现在,每逢春节临近,我都还能清清楚楚的回忆起那个年的情景。

这段话是我有记忆以来父亲在每年的大年初一早晨当全家换上新衣时都会说的,也许是因为小时候那段艰苦朴素却又异常深刻的岁月与自己亲历的改革开放40年来社会的沧桑巨变之间的强烈碰撞,让他觉得这种不厌其烦是对不忘初心的最好诠释。

改革开放40年,抚今追昔,餐桌上的变化,见证了一个国家,一个家庭的生活变迁,见证了我们越来越美好的生活。

      我印象最浅的是二舅。记忆中他老是在咳嗽,年饭也没来吃,二舅母端了一碗饭夹了点菜给他。二舅有肺病,他怕传染给我们,表哥说舅舅不愿治,家里没钱,他害怕连累家庭。二舅一个人住在一个小房间里,一天到晚不停地咳,实在难受,就自己到后山上扯一点所谓的草药煎着喝,饭也吃不了多少。因为是过年,大家不愿意扯到这件不舒服的事情上,有事尽量回避提到他。深夜,我被尿急弄醒,寂静的夜空时不时传来他的咳嗽声……两年后,二舅走了,听说走的很凄惨。

“想起来,当时年夜饭也会有一碗鱼、一碗肉。但这鱼和肉其实并不是用来吃的,而是当作招待上门拜年客人的‘摆设’,俗话说‘有鱼有肉,不算委屈’嘛。然而客人们实际上也鲜有动这两碗当时难得的美味的,不是因为不馋,而是由于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彼此都深晓对方的苦衷(这两道菜是无法复制且用来撑门面的),从而形成了一种默契。所以,当时一般出去拜年前,长辈们都会对饥肠辘辘的小孩子千叮咛万嘱咐,要求他们不能去夹这两道菜。而这两道菜呢,在整个正月里几乎是被主人原封不动地端进端出。直到正月结束‘长满白毛’时,才会被全家人‘享用’。原本自己觉得要是能天天过上这样的日子也很幸福了,但是改革开放帮我们重新定义了什么是幸福,也让我们明白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和不断的奋斗就能创造自己想要的幸福。”

编辑:王 鹤

      印象最深的是大舅,大舅在三十多岁时就成了鳏夫,一个人将一双儿女抚养成人。大舅是村会计,全村的钱财都归他所管,然而,他也是全村最穷的人。听小舅说,他身上的棉衣穿了十多年,自从大舅妈病逝后,他就没有买过新衣服。家里伙食每天都是酸菜白菜萝卜地瓜,一年到头,看不到他买一次肉。三个舅舅家,条件最好的是小舅,大舅想办一餐饭招待我们,小舅不让。初六那天早上,我们起来准备出发,大厅的桌子上,已摆满了几大碗热气腾腾的肉丝蛋面。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情,小舅舅与大舅生了气,原来大舅清早两点多钟就起床,跑到镇上去买肉买蛋,虽然穷,但他一定要亲手煮一碗面给外甥吃……

我想,正如父亲忆苦思甜的那样,改革开放之所以伟大,不仅仅是因为它让中国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更是因为它让中华民族从此变得意气风发且敢于有梦,能昂首阔步地迈向新时代。

审核:海 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大舅去世的时候我已经十六岁,他是被疯狗咬死的,那天他也是到镇上去买肉,因为儿子已经三十岁了,还没有找到对象。今天,媒婆带着对象到他家里来,他要好好招待未来的媳妇。从镇上买肉回来,一条疯狗看到大舅穿的破破烂烂,就追着他咬……

春节“衣、食、行、乐”的变化

责任编辑:

      表哥赶到我家来报信,母亲急得也像疯了一样,到处打听哪里有治被疯狗咬的药。好不容易拿到了药,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钟,市里已经没有去栗江镇的班车。我和表哥拿着药坐车到车江镇下车,然而步行走了五十多里山路,到达栗江镇时,已是凌晨一点多钟。我脚上起了五六个血疱,实在走不动了,我就住在镇上的小舅家,表哥继续往家里赶。下午三点半左右,我听到大舅去世的消息,我心里非常悔恨,没有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

在举世瞩目的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回望一路走来的40载峥嵘岁月,从“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到“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老百姓春节里“衣、食、行、乐”的变化作为其中的一个小小缩影,勾勒出了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发展的脉络,见证了人民生活的蒸蒸日上。

      在我的一生中,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我小舅。

斗转星移,岁月如歌。40年弹指一挥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句原本真切反映老百姓穿着的耳熟能详的顺口溜早已尘封在历史当中,购买新衣也不再只是过年时的“奢侈”而成了家常便饭。服饰也从黑灰时代的“远看一大堆,近看蓝绿灰”转向追求个性与时尚,以至于我们当下穿衣最尴尬的事就是“撞衫”。这些点滴无一不鲜活映衬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

      小舅郑强是栗江镇完小学校美术老师,舅妈在镇供销社工作。在栗江镇,小舅是个人才,字、画张扬飘逸,诗词文章功底深厚,为人豪爽大气更是出了名,他非常乐意帮助人。在那个贫困年代,舅舅的同事朋友都非常欣赏他,镇政府以及学校的领导都以与他交朋友为荣,认识他的县市领导都喜欢与他交往,家里常常宾客满座。

“民以食为天”,看似寻常的一日三餐于烟火氤氲间透着的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这其中每年岁末那顿象征团圆的年夜饭尤其是中国老百姓心中挥之不去的情结。正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上,一段关于年夜饭变迁的视频触发了我们一家人的回忆。从40年前舌尖上单调与苦涩的记忆,到上世纪90年代的无肉不欢,从原先简单追求吃饱到现如今的注重健康,从以家庭自制为主到年夜饭“下馆子”形成风潮……这些小小的细节都是改革开放以来物质发展水平的生动折射,让我们这些有幸生长于新时代的“吃货”感受到了祖国发展的味道,“嚼”出了满满的幸福。

        小舅好客讲义气,私下里对自己却非常刻薄,他和舅妈经常是清水加几根酸豆角伴饭吃,有时宴请客人的剩菜剩饭,他可以留下将就吃上两三天。在小舅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他先后资助过十多个困难学生,而自己家中常常入不敷出,表姐表弟几年难得穿上一套新衣服,一般都是我与姐姐穿过换下寄去的旧衣裳。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每年春节前回老家的奔波是异常难忘的。因为当时农村的交通还很不方便,诸如汽车这类交通工具也还很匮乏,搭着拥挤漏风的公交车颠簸辗转还得站上一路,而那时自己年纪还小脚力不行所以这一路的艰辛刻骨铭心。后来,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以及家中经济条件的改善,过年回家变成了开私家车无需再挤公交,儿时的回乡体验也让我对“春运”里归乡人的不易有了更深的感受。就在今年年底,家门口的高铁站正式落成通车了,对于我们全家人来说春节回家的“最后一公里”又多了新的选择,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改革发展所带来的希望和力量。

          悠悠岁月在历史长河中,一晃而过,曾经年少轻訾,茫然无知,在滚滚红尘里汲汲奔袭。多少青春已随风而逝,不留痕迹,蓦然回首,小舅郑强也已去世十多年了,而我早已过了当年舅舅的年纪。

年夜饭的一道“压轴菜”——春晚,作为除夕夜“合家欢”的一项重头戏,不知不觉已伴随我们走过了许多个年头。但随着近些年科信技术的飞速发展,涌现出的诸如“网络春晚”、“贺岁观影”、“视频拜年”、“集五福”、“抢红包”等享受节日的新方式不断分散着我们收看春晚时的注意力。尤其是热衷于使用微信的青年人,当“微信红包”的“叮咚”声频频响起,“抢红包大战”夹带着“红包接龙”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这些现象也足以说明,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已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寻常百姓家。

        今天与妻子到市场采购年货,再过几天又是一年的春节来临,在年味渐浓的氛围里,我因远在广西南宁市工作的表侄儿郑小丰的电话问候,想起了三位舅舅。舅舅儿女们的生活,现在都过的愉悦快乐,他们都继承了舅舅善良勤劳的品德,在各自的行业都干的称心如意。我相信,这些年安逸在新塘尾后山密密的松杉树林间的舅舅们,看到儿女们的成就肯定会感到舒心满足。

从传统年俗的爆竹声声到绿色春节

        舅舅,外甥想您们了,又要过年了,您们的年过的可好?

“又买那么多鞭炮回来,不是和你们说了这东西有安全隐患嘛,要少买点。”母亲见状埋怨道。“一年一度挺难得的,孩子也喜欢。我们保证就今年,明年一定少买点。”父亲一边向母亲赔笑解释,一边和我欢喜地把成箱的烟花爆竹搬进屋子里。这样的场景每年春节临近前在我家都会重复上演,而父亲和我向母亲作出的“承诺”也因为对烟花的偏爱从没有兑现过,反倒变本加厉逐年越买越多。与之成正比的,也就是每年正月结束时,新衣服上的“大窟窿小眼睛”也越来越多。最后,母亲见拿我们没办法也就默认了这个事实,最多只是在我们父子俩去放鞭炮的时候嘱咐一句“别把新衣服弄坏,当心点”。然而那些春节里伴着爆竹声声的岁月终究还是被时光定格在了昨日,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和环保意识的增强,加上家乡《销售燃放烟花爆竹管理条例》的颁布,让父亲和我也开始尝试着与“绿色春节”握手言欢,在难得的静谧中享受团圆带来的其乐融融。

2018年2月3日  宁资虎 草于冠城江景家中

“虽然现在不放鞭炮年味看似淡了些,但春节里的空气质量确实好了,那些环卫工人也不用那么辛苦了。”这是父亲在去年大年初一启程拜年时发自肺腑的感慨。我想,从“爆竹声中一岁除”到“减霾我行动,春节无烟花”这一传统年俗的转变,背后体现的正是改革开放40年来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而我们作为新时代的有志青年,应当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我们这代人的努力!

 

岁月不惑,春秋正隆。改革开放40年的春节之变仅仅只是“中国奇迹”的一个缩影,但老百姓从中的获得感足以呈现改革开放的荡气回肠。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时下的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我们作为站在新时代潮头的当代青年,更应当继承和弘扬改革开放精神,坚定改革开放再出发的信心和决心,踏时代铿锵鼓点,以青春之我、成就青春中国。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游戏发布于地域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怀念舅舅,四十张全家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